花朝Ayu

一枝花

《半截情歌》
喜欢大概是惊天动地一道光,把我的世界从混沌里劈开,奇妙好似降临一个盖世英雄。
所以才会在喜欢你短短一个月左右,就动笔给你写首情歌♡
生日快乐,特曼先生。
微博 @一枝花咩哞:http://m.weibo.cn/2142091782/4122833648540803   (链接放着只能说看着舒服:))
b站视频:av11623260

2

把半年前的恶作剧和星火捡起来写……还会有人看吗_(:з」∠)_

3

洛神赋

洛神赋

那只白蝶再次路过我的时候,我第一眼望见了他。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天地间物华千千万,唯独他最是惹人眼。

关于他的,浓墨重彩的每一笔,就是从这儿晕染开的。

我提着灯笼开始上路的时候,天色已经不算早了。路道边还有几个七八岁光景的小孩儿哼着小曲儿追逐打闹,被老早就关门的店肆老板娘逮个正着,正儿八经扯些山林野鬼的故事吓唬他们。说书人口中十个故事九个诡,小孩儿从街头听到街尾早已腻了味儿,老板娘到底没吓成功,反而被个年纪大些古灵精怪的女孩儿笑嘻嘻唱回来,“大姨说的莫不是——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欸——”

嬉笑打闹的身影被落了一半的日头拉得老长,我盘算着时间实在耽误不得,故不上理理...

1 10

恶作剧

恶作剧2
同龄设定 17岁与17岁的恋爱故事
BGM:恶作剧—王蓝茵

01


07

“我找不到很好的原因
去阻挡这一切的亲密”


08
清晨上学的街道总是意外有种朦胧的稀疏感。太早起床觉得空气都略微稀薄,慢吞吞打完一个哈欠,镜片被哈出的雾气糊一团,睁开眼连生理性的湿润都来不及擦,用力眨眨就得加快步伐向前奔走。


想想那都是好久之前的感觉了啊——胜生勇利站在街道上坡出神地想。侧边连排青翠草木叶片上都残留着早晨的凝露,空气里泛滥着薄雾却能看见远方鳞次栉比高低错落的楼房建筑,前几天还被稠密乌云霸据着的天空此刻明亮洞彻。


然后他心里填满雀跃地往下望...

2 42

【维勇】星火

-黑帮首领×高中生 21岁和17岁的恋爱故事有私设 HE 中长篇

01  02  03


06

从来不知道有什么人的出现能瞬间泛滥自己所有不知名情绪,连眼睛里都满是怔忡。


胜生勇利看着面前驾驶座靠背上方露出的维克托的半个后脑勺,车窗摇下一半后吹进的风晃动着他头顶几缕明晰可见的短发,银色在初阳照射下发着光。

“诶——你们学校连星期六都要上课啊?”

“只是自习啦,去不去都可以。我是想去趟画室来着……”

“这样的话——下午再去也没关系咯?你看现在这雨大的,还是先去你家把东西搬过来怎样?”

“……喂别转过头来一直盯啊看路看路!”...

2 94

【维勇】恶作剧01

同龄设定 17岁与17岁的恋爱故事

BGM:恶作剧—王蓝茵


00

这感觉太奇异
我抱歉不能说明——

我怀疑这奇遇只是个恶作剧。


01

什么叫夏天——

炙热的红日拍打着已被晒至快干裂的蜿蜒操场,数不清的急躁迅速的步伐从上面踏过,连抬头伸展一下渐酸肩膀的时间也没有,呼吸的罅隙间都传递着焦热的气息。


“下面即将举行的是高二级男子一千米初赛——”

“预备——开始!”


比赛开始,主席台上的胜生勇利立马开口念手中身边同学一个接一个递上写满加油语的纸条,汗水沿耳边发梢沙漏般流下来一滴又一滴,顺着耳根淌到锁骨却还是没时间擦汗——每到运动会播音员的辛苦还真是久违...

2 142

【维勇】星火

 星火 5

-黑帮首领×高中生 21岁和17岁的恋爱故事有私设 HE 中长篇

01  02  03

05

米拉·芭比切娃走进SWIG的时候刚好看到自家首领坐在最角落的高脚凳上伸手撩拨了下面前的男孩儿的黑色刘海,笑的一脸纯良无害,嘴里念叨着什么,像在安抚与逗趣,却没注意到男孩儿的脸色愈渐涨红,甚至可以跟不远吧台上新酿葡萄酒的酒红色媲美。

啧啧,这可不像以前的维克托。

米拉甚至不想进去打扰这种气氛,靠在门框边望起刚升的半轮皎月。

你能想象吗。
不过二十一岁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从十七岁掌管Nightbird...

2 87

【维勇】星火04

 星火 

 -黑帮首领×高中生 21岁和17岁的恋爱故事 有私设 HE中长篇

01  02  03

04
 
十六七岁的少年最迷人的地方是什么?

面对陌生人事的疑惑洞悉,对新奇世界的好奇鲜活。维克托饶有兴味地看着那双那双无时无刻不吸引人视线的明眸,被昏暗的暖色灯光映透的更加深邃,盯着眼前的实木桌沿,要把它穿透了似的。

他不得不承认,从小失去双亲跟随雅科夫虚与委蛇间成长,到十七岁开始掌...

【维勇】星火03

星火

-黑帮首领×高中生 21岁和17岁的恋爱故事 有私设 HE 中长篇

01

03

有时候认识一个人就像认识一整个星系宇宙,给你带来的惊喜错愕一下子就能填满整个世界。

虽然你承受新奇事物的程度永远比能接受它的程度大得多。

比如现在,胜生勇利坐在轰鸣中的机车后座,仰头呆望着天上的万点繁星,在身后渐小直至万籁俱寂的嘈杂烦闹声难得地发着愣。

疾速的气流从他面前冲刷而过,带着点眼前人身上好闻的冷麝香和琥珀味儿,他贴身的西装外套的一角不断随气流上下迅疾挥动,看着心烦,干脆一把抓住攥在手心,头不自觉抵着对方后背。倒不是太累或是如何,而是——

“就不能慢点吗?!”
“我...

4 88
 
1 / 2

© 花朝A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