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朝Ayu

山水有相逢。
@一枝花咩哞
一枝花。

【维勇】恶作剧(完)

恶作剧03(完)

同龄设定 17岁与17岁的恋爱故事

BGM:恶作剧—王蓝茵

01  02

 

11

“我才发现 你好耀眼

请让我再瞧瞧你的双眼”

12

不可能——应该不是吧——可能有一点——只能给他留指甲块那么大的地方——

胜生勇利眼睁睁看着维克托从自己手里顺走一大口刚买的冰淇淋,对方凑过来的时候银色长发还蹭着他脸颊,缠过来几缕在眼镜框上,无意的摩挲堪比隔壁家猫的肉爪还要惹人心痒,甚至一瞬间不自觉放缓了呼吸,脑海里一下蹦出他纠结了整整两天的世纪难题。

“心动是很容易的事情吗?”

“当然不是啊,”邻桌的女孩听到勇利的疑问时,正把最后一块青瓜卷塞进嘴里,皱着眉头回答,“一个人眼睛里只能有一颗星星。你是能千挑万选还是要等到他自己降临,都难得的像一次不可比拟的爆炸性中奖。而且决定权可不在你,在那颗不止在你眼里闪耀的星星。所以他出现的时候你要是心动了——”

“是最恰逢其时,你可要稳住自己把握时机。不然砰——的一声,”她做了个开枪的姿势,“你就只能缴械投降了。”

“是这样吗...”上午的对话还历历在目,勇利盯着维克托糊在嘴边的几点冰淇淋,没忍住上手直接帮他擦掉。冰凉柔和的触感和脑海里回荡的言语像一团温热的火,慢慢化开内心的保护罩,直直戳进心尖里去。

 

“你呀,”维克托笑起来,用干净的手指尖刮了刮勇利的鼻头,还故意轻轻地捏了捏脸颊,“到底在发什么愣,跟我在一起有这么无聊吗?”

“哪有发愣——”

“不过心不在焉的时候,最好是在想我。”

 

正中红心。勇利像被抓住的正偷吃糖的小孩儿,什么也反驳不出来,倒是刚还白净的脸颊一瞬红了起来。

 

“诶,怎么就脸红了——还真是在想我啊。”维克托饶有兴趣地又凑过来,勇利措手不及闪躲,一个后退还没站稳,踉跄着就要向地上倒去,幸得维克托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对方还在空中挥动想抓住些支撑点的手臂,顺势搂住勇利的腰。

 

“也不用太激动吧?”维克托语带调侃,手却仍是没放,一只手去抚乱了大半的刘海,又一脸吃痛的表情,“嘶——要不勇利你先松松手?”

 

被抱在怀里的勇利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手还紧紧抓住维克托的背后衣角,甚至还不小心把绑着长发的发绳扯下来大半,连带几根银发握在手里。

 

“啊啊抱歉!我一下子太惊慌了都没注意扯到你了——”连忙松开手,把发绳递过去,却发现本就不甚牢固的发绳,在刚刚一场惨烈的撕扯后已经断成两半,可怜巴巴地躺在勇利的手掌心,连着那几根发丝一起无声地控诉他的罪行。

 

“......我会赔偿你的!”

“是吗——那可要,为我好好挑选啊。”

 

 

勇利最终还是没忍住抬头看向还笑得看不见眼睛的对方。

 

其实你才是罪魁祸首啊。他没敢说出来的是,都怪你看着我的时候,注意力统统跑你那儿了,只想看着你,我才溃不成军。

 

 

 

 

13

“这个纹路不顺眼——这个颜色也太暗了吧——那个色系不好看啊——”

 

“那这种呢?”站在柜台后的老板娘已经出了汗了,眼前的少年看着随和,挑剔起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已经看着他几乎是跑了一整条街,临近黄昏又再次回到自家店,一条一条开始选。

 

“抱歉...我是不是要求太多了?”

“哪里的话,这样才好买到更称心的呀。”老板娘拿出新的一盒,“不过看你这么认真——是不是送给女朋友啊?”

 

少年几乎是一瞬红了脸,慌乱的眼神瞟了瞟四周,又故作镇定,“...还不是。”

“哦我懂啦——”老板娘捂嘴笑了笑,深藏功与名地拍了拍他的肩,“那你要加油啦。这条怎么样?”

 

瓦蓝色的发绳,洒上不怎么多的亮点,点缀着星星一样,就像——就像那个人的眼睛。

 

“...好。”

 

特别适合——特别适合闪闪发光的人啊。

 

着迷这种事并不容易发生啊。

在等待包起发绳的时候勇利脑子里胡思乱想,发生的条件思来想去也只有两个——

第一,对方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第二,我们遇见了。

 

所以所有疑惑难题电光火石间找到了答案,谜底是最难以置信,也是最令人怦然心动——

 

宁愿跑遍整条街的商店,买条瓦蓝色发缎,因为你配这个色最好看。

这也是你眼睛的颜色呀。还会这么甜蜜的想。

他听见自己内心在喃喃自语,简简单单一句话重复了上百遍也没有偃旗息鼓的念头。

 

“你完蛋啦。”

 

 

14

“维克托!”

一大早勇利就来到维克托的教室,手里还挥舞着包装好送他的发绳。跑到他座位才发现是空无一人。

 

“刚刚老师找他出去啦。”邻桌的女孩好心提醒,又瞥见勇利一秒内耷拉下的脸色,“是来送礼物的话先放他桌上嘛,真甜蜜啊——”

 

“不是啦,”勇利慌乱的往桌洞内随意一塞,不小心碰着什么,径直掉了下来。

 

他低头看去,目光所及,呆愣了半晌。

淡蓝色纸条的便利贴,纹路粗糙,跟那天在校运会看到的一模一样。

只是意外吧——他把便利贴捡起来,翻没几页,心慢慢往悬崖下掉,血液却都往头上涌。

 

熟悉的,和告白纸条几近相同的笔迹。

 

 

 

“勇利——你在看...什么?”身后刚进班门的维克托明显看见了勇利手里的便利贴,话语都放慢了下来。

“为什么?”勇利开口,声音却跟一分钟前截然不同,沙哑无力。

维克托没说话。

 

“你对我撒谎了。”

 

 

15

荒谬透了。他想。

双向喜欢果然只像月球上开花,稀有得可怜。这只是场恶作剧。他看着对方低着头垂下眼睫,却还是不言不语。

 

上课铃打响,勇利一个转身,几乎是落荒而逃。没有回教室,辗转又走到了空荡荡的地理园,刚在地球仪旁席地而坐,清晰的脚步声顷刻间传来。

 

“...维克托...?”

“我是想——先道歉再告诉你个秘密,可我大概忍不了了。”维克托举起手挥了挥手里刚拆的发绳,“想知道答案吗?”

 

他发现了!勇利一阵没法言说的慌张,“你等一下——”

 

维克托一把抓住勇利手腕,温柔又轻缓地把他拉向自己,鼻尖摩挲着对方的脸颊,“你都不知道我有多高兴。”然后他低下头——

 

 

风静下来的时候很安静,是因为他们跟彼此交换了一个吻。

 

 

“什么——意思?”亲吻结束时候勇利还没敢抬头。

“你看见没有?”维克托把他的脸挑向自己,认真地问。

这一场场梦里记载的,纸条里描述的,言语间表达的,一次次例外相逢里蔓延出的,喜欢和钟爱。

全部都是你。

“我喜欢你啊。”

 

 

16

 

“其实我记得在你家旅店的第一次相遇啊,你清早没有睡醒,揉着眼睛问我好的样子特别可爱。炸猪排盖饭也很好吃。”

 

“后来在学校里遇见了就一直在看着你——你相不相信一见钟情?就像魔法一样,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开始喜欢你啦。”

 

“然后到运动会,千载难逢的时候我托朋友把纸条送到你手里这场恶作剧,我到现在也没后悔过。”

 

“至于刚刚,我只是怕你对我的感情不算喜欢,没敢开口。”

 

“现在呢,勇利——我可是看到你对我的告白了啊——能亲口告诉我了吗?”

 

 

勇利听得已经迷迷糊糊,脸臊得慌,头埋在维克托肩上不肯下来。

“...你赢了。”我甘拜下风。

“我就希望是你能站在我身边,别的都不行。”

“我喜欢你。”

 

像他临时在那条瓦蓝色发绳内侧写的一样,用笨拙的字迹,一笔一划刻下的。

 

“You light my eyes.”

 

 

 

17

“这不是梦,也不算恶作剧。”

“是我给你编织好的一个故事,是结局,是有关我们的未来。”

 

 

 

 

 

 

 

 

18

“我任性投入你给的恶作剧——”

 

 

 

 

END.

小番外

「勇利上节课去找你了然后一直没回来阿,你知不知道他在哪?」

维克托低头看了看手机里披集发来的消息,打字回复,「在我怀里。」

「…祝幸福噢:)」

「说起来你们在一起也有我的功劳呢我给你递的纸条好好想想怎么感谢我阿——」 

「(勇利语音)披集!!你个叛徒!!!」

番外完

隔了半年的短篇hhhh
嗯暑假快乐!

评论(7)
热度(56)
  1. fan花朝Ayu 转载了此文字
©花朝Ayu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