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朝Ayu

山水有相逢。
@一枝花咩哞
一枝花。

【楚路】宠爱

竹马竹马!甜文写手的中毒产物✧٩(ˊᗜˋ*)و
哈哈哈哈不要因为标题略过!


00
——
我只想给你给你宠爱
这算不算不算爱
我还还还搞不明白


01

冬日的早起归根究底十分不受路明非待见。


他裹着厚厚一层棉被打成捆儿蜷缩床角呼声做宏图大梦的时候,总是突如其来一种无法言喻的闷,一口气堵在胸前,像从水里被人捞起扔上岸的鱼,无力地摇着尾巴却于事无补,翻着白眼越来越窒息——

然后他一个鲤鱼跳闭着眼就蹦起来猛虎出爪,发出清早朝气蓬勃带着鼻音的第一声喝:


“楚子航!你能不能不要再捏我鼻子叻!”

床前稳坐如山的少年习以为常躲开了他不像样的偷袭,心里数了三个数,路明非果然又软软瘫了回去,临闭眼前颤抖着伸出三根手指,“十秒…就十秒……”


他只好一言不发地坐在床边掖着被角偏头望那张熟睡的脸。等日光悄摸爬上了对方露出一半儿的右耳,对面墙上的指针咔嚓咔嚓走过了三分钟,他一个起身径直掀开死睡不醒的路大爷盖着唯一的棉被,等到对方咬牙切齿冻到清醒从床上弹起,再习以为常地回头伸手捂住那张聒噪的嘴。


“七点十三分,你只剩两分钟刷牙洗漱了。”


“嗷!”路明非撞上楚子航硬邦邦的肩头骨,鼻头酸的一嚎。




02

“今天班头儿在不在?”路明非鬼鬼祟祟从班后门钻进,捻手捻脚悄声儿了问后排同学,没一个吱声儿,他心里打个激灵,转过头就看见被大白灯泡照得噌光发亮的秃看头儿笑眯眯地看着他,光打下来像加了十层美颜滤镜,连抬头纹都显得和蔼可亲。路明非心里凄凉地笑了一声,礼貌地对班主任回了个灿烂的微笑。

“又迟到了还挺能耐哈路明非?”

“……”路明非选择闭上眼接受死亡回新人村再接受一次磨练。


“门外罚站去。没有晒成猪肝色不准回来。”



不就是嫉妒我肤白貌美,呸。


还残留的瞌睡分子被肃肃冷风吹了个七八分醒,半靠在墙上发着呆时候被人用手指弹了弹额头,抬起头才发现楚子航正无可奈何看着自己,神情里还掺着“我就知道你又会迟到”的平常心。


恍然才想起今天又是高二巡查高一,等楚子航走远了身后窗里的女孩儿羡慕的低声嘀咕,“楚子航到底为什么每次巡查都能假公济私来看你啊?”

“因为爱啊。”路明非自豪又骄傲地摸摸鼻头。



03

路明非认识楚子航有实打实九个年头了。

他父母都是考古学家,今天飞英美明天飞法加。掰掰指头算算,从他七八岁起就时常寄住在隔壁苏阿姨家里,或隔着两堵墙的距离两家来回跑。

刚上四五年级时候刚寄住过去那会儿路明非还不大习惯,苏阿姨为了让两孩子相互照顾,干干脆脆报了整整一个学年的奥数补习班,美其名曰一同成长一同进步,和谐社会就读奥数。苦了自小视数学如虎的路明非,经常下课放学后跑隔壁班找高他一年级的楚子航,皱着脸拖哭腔叫嚣“师兄教我”,楚子航没办法继续高冷,揉揉他的脸拿起笔手把手教,关系也慢慢融洽起来。


到路明非要死要活好不容易考上跟楚子航同一所高中,费了七八百般功夫似的人生使命已经完成,十天学有九天迟到,就不得已让楚子航天天到他家里亲自出马叫他起床。



“好像也没什么用哦——”


“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芬格尔颇同情的瞟了眼罚站刚回来晒得手酸脖子酸的路明非,贴心的指了指桌洞,“托你带给楚子航的情书又一大把了,你这话要让这群小姑娘知道了得有多爽——”

路明非听着下课铃把书一扔,看了眼桌洞里快要掉下地的情书,心里又不大是滋味儿了。不耐烦地手推了把芬格尔凑过来的大脸,芬格尔拼命抵抗,“你推我干嘛啊,我是想告诉你,楚子航又来找你啦。”


路明非拾眸看向窗外,班里女孩儿的视线早比他更精准抵达,楚子航在这时候抬头冲他招了招手。他鼻子翘上天偷偷哼了一声,心里的疙瘩又平了。

等他挪到班门外,才发现楚子航手里还拿了个Burberry的袋子,垂着眼等他走近了才从袋里拿出条围巾,黑白相间柔软到不行,仔仔细细帮他围了两三圈才开口,“阿姨买了两条让我带你一条,最近风猛,怕你冻着了着凉。”

路明非自动忽视了第一句,听着后两句喜不自胜,“谢谢师兄啦,虽然我今早上又迟到来着…”

楚子航抬起手揉揉他的发尾,“没事……反正我也习惯了。”


“上课了别打瞌睡。”他又补充一句。


“好好好!你回去上课吧。”路明非回他,等他转过头走了两三步又加一句,“你也围围巾别太冷啊!”


“呸。”芬格尔一脸高深莫测看着回班了傻笑没停的路明非,“你可太明显了。不就是想跟他围情侣围巾吗。”



“可他没听懂啊。”





04

放学时候下起雨来真是措手不及。


路明非拿着两三叠试卷淋小雨跑了两栋教学楼,才看到楚子航早就待在高一楼下,撑把伞轮着单车往三楼望。


“嘿!我刚还想去找你问题的,”路明非从背后狠狠拍了下他,楚子航却没怎么被吓到,回过头盯着路明非头上沾湿的发梢,用校服袖子擦了擦,顺手弹了弹他额头,“你又没看天气预报?今天临夜会下雨。”


路明非吐了吐舌头,替他撑起伞跑到后座坐下来,“走吧——一起回家。”


下完雨后天浊了些许,路灯照着也足够亮。路明非心情可好,侧坐在单车位上哼着歌晃着脚,校服裤露出半截白暂脚踝,摇晃着一上一下,扰着楚子航视线,等到过红灯时他盯了好久,可想用手捂捂。终没忍住开口,“你啊……脚踝露出来会不会太冷?”


“校服就这么长了啊那怎么办,给我织个脚脖吗?”路明非笑出声。



楚子航沉默半晌,认真起来,“这个可以有。”


“哎,您可别吧,”路明非赶紧扯住他发散的思维,“有人给我送围巾已经感恩戴德了我。”



楚子航没说话,头有点沉,等一路骑回家他站在大门口没动,气沉丹田,等到路明非头戳过来看他,疑惑道,“师兄…?怎么啦?”



“啊——嚏!”




05


“真是。淋雨的明明是我嘛,怎么换的你感冒了。这天气感冒了可不好受啊。”路明非手忙脚乱赶紧命令楚子航躺上床好好休息,盯紧他喝完一整杯冲好的感冒冲剂,掖好被角,“晚饭了我再叫你醒。”


“好。”


昏昏沉沉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路明非还是蹲在床边靠着些被子,却似是睡着了不久,埋一半脸在胳膊里就露出双眼睛。转头看看天已经是瓦蓝染着些昏黄,临夜了还有风,窗子没怎么关紧,虚虚拉着的窗帘被吹的浮起一半,街旁路灯的光直直映照进来。楚子航下意识起身,拾起手盖住了路明非的眼睛。


照进来的光线被手遮挡,头发都反着光。路明非偏了偏头,发出了一声模糊不清的梦呓,楚子航才发觉自己的手掌太过潮热闷湿,迟觉着慢慢想拿下来的时候,手心里像是有两片蝴蝶翅膀扑棱了两下,痒又黏人,一瞬间怔忡泛滥了清冷的眸底。


又只是做做样子似的,路明非单是眨了眨眼,楚子航僵着没动,过了两三分钟,他又再次睡了过去。


楚子航等他平稳清晰的呼吸声响起,才慢慢拿下了盖在他眼上的手。光比之前暗了一点,温和地扑洒在路明非的眼睫,像是个还没长大的孩子。


他想起六七年前刚认识那会儿路明非会羞怯地笑着跟在他身后,上补习班会愁眉苦脸的叫“师兄帮我”,背着他偷偷打游戏被发现假作诚恳的忏悔解释,过没多久又故态复萌时候牵他衣角叫饶原谅。


食指指尖不自觉伸过去抠住了对方睡着时紧握的手掌,是熟稔的安心的温热柔软。他被这双手牵着夏夜里奔跑买两串儿糖葫芦,早春里穿街走过巷听雨滴落青石板的声响,入秋了两人一件大衣,同披过雨廊。被年岁磨出的茧子都带着眼熟纹路,写下的一笔一划记载着每个无人问津的黄昏,自己的严厉戳破了一次又一次他打的呵欠。

像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入侵的病毒,血液里流淌途沿到心尖上,抹擦不去。


不可思议。楚子航收回手指时心里想到,蝴蝶效应实在是轰动。他终是明了,好久前的一次碰面,像今天下午手掌心里扇动翅膀的蝴蝶儿,那场酝酿几年的龙卷风早就奔赴了万里,席卷了自己整个宇宙。




好想告诉这只蝴蝶啊,他想。




06

路明非等苏阿姨回到家了才被楚子航叫醒,囧得晚饭都没多吃,督促着楚子航别太劳累,做完作业就上床。等楚子航乖巧地坐到了书桌旁,他心虚的拿着一个塑料袋穿好鞋子,“我去…扔个垃圾。”


又到了良心颇受煎熬的时刻。路明非皱着眉,悄声又对信封里每一个妹子都道了歉…


“哎呀真的不能怪我了……我也是为了喜欢的人逼不得已呀……”


“什么?”站在他身后的楚子航发问。


路明非僵着没敢回头。



“我听见了。”





07

“你对我特别好啊。你给买的糖葫芦特别甜,你教过的题我保证都会,一起跑过的大街小巷不知道为什么我都记得每个细节,你给我围的围巾特别暖,我没怎么担心赖床的,反正我知道有你在啊。”路明非垂头丧气,但抬眼看向楚子航时候,眼里的星河耀眼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这算不算……喜欢啊?”




08


“算。”楚子航斩钉截铁。



“我也……”



“就只对你好。”



09

——我只会给你给你宠爱




Fin.

匆忙写的一个短篇.同样是复健!
起因是玩电脑随机到这首歌然后电脑卡了循环了一晚上…爸妈看我眼神都不对了…
嗯…希望大嘎喜欢……

评论(9)
热度(214)
©花朝Ayu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