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朝Ayu

就像冬夜怀念滴汗天气

【楚路】for him.

-大夏天来几块儿甜饼
-原著向

00

——
And whatever I lack
you make up
 

 
01

“……”

“真的不能怪我,”路明非一脸苦大仇深,跟被雨打蔫了的芭蕉叶似的,对着手机那头语重心长,“我熬夜到两点,然后凌晨五点被人叫起来召开紧急会议,你能指望我对世界有多怀揣善意心怀感恩?我绝望地都恨不得把mmp仨字儿刻我脸上。”

“……”楚子航那边还是一声不吭。路明非倒腾一声直接往后躺回病床,没精打采抠着脚趾头纳闷,这会儿该怎么哄人啊。



02

楚子航自从冻得鸟不拉屎的北极回到学院里就从宿舍搬了出来,跟路明非在一块儿后来来回回几趟就把路主席骗回自家公寓。伊莎贝尔最初听了还有点儿愁,毕竟学生会主席,有些地方还是与寻常学生不一样的。楚子航只用了最简单的三句真言就击中了她内心的小九九,欢欢喜喜抱着会议报告蹬着恨天高跑回宿舍。

“我跟她说了,”楚子航老老实实交代,“早午晚饭我做,你熬夜我催。”

“哎呦,”路明非一听喜不自胜,“现在的小丫头片子,太会坑人了。我平时自个儿饿了老点辣鸡食品,晚睡了打两把游戏,她还总查得到我的消费记录和关灯时间使劲儿劝。”他并没有注意到他男朋友皱得越来越紧的眉头,“——这下全交给你了嘿。”

楚子航叹口气揉他清早还没梳顺的飘逸发型,“……我还会叫你起床。”

路明非顿时心里警铃大作,以楚子航精准到秒的生物钟他不知得少睡多少觉!对于为龙族事业奋力打拼的年轻人来讲简直不可理喻!一个用力从床上弹起来连忙摆手,“哪用得着你叫我起床,你晚上叫床就够了。”

楚子航没吭声,径直走到路明非面前,拉开刚叠好的被子把人推倒在上面俯身就亲,用行动表示此时活跃的内心。还穿着一半儿衬衫的路主席不得已腾开一只手死命挣扎,“师兄我错了……!行行行都依你!哎我等会儿还要开会呢!”

所以当伊莎贝尔看到开会终于准时出现的学生会主席时一脸迷之微笑,假装没瞟见后脖不明显的一小块吻痕,还一脸不知情笑着问“昨晚睡得好吗”之类的问题,路明非觉得现在的女孩子某些地方真是……深不可测。



按照惯例,这样舒舒服服的同居日子并过不了多久。短小休假完学院很快重新下派了任务。俩人都是两头跑,但时常赶不上一趟儿。像这次楚子航去荷兰做实地考察,路明非却刚从非洲回来,晒成个黑猴儿舒坦放松在楚子航公寓里捣蛋。

“要按时吃饭,要早点睡觉,要准时起床。”

“师兄你是不是还漏了一句?”路明非把鞋柜前严肃交代早就听腻了的那三句嘱托的楚子航拽到自己面前,刚被闹钟吵醒心上人就要出远门的他有十二分起床气,盯着眼前这个人好看的眸子又一时半会儿说不出什么,卡带了一样,干脆直接吻了吻他,就着文件包落地的声音在他耳根旁讲句情话。

“定时想我。”

“这可真难办到。”

没法儿定时,你就是会随时跑进我脑子里。



然后路明非接连过了两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颓废生活,直到第三天伊莎贝尔火速发来几份会议资料,并告知路明非得在半天内看熟,第二天得在会议上着重讲解。饶是路明非已经身经百战,在熬夜打了两天游戏后看资料还是有点心有余而力不足,不负众望在凌晨五点被连环call吵醒冒着魂儿下楼时,一个脚滑从十阶楼梯上直接滚了下去。

直接拐了腿。

醒来的时候还迷迷糊糊,看清楚自己在医院里时干脆直接睡回过去。再次睁开眼看到伊莎贝尔拿着自己的手机在说些什么,还嗜着睡他一个激灵坐起身,“别告诉师兄…!”

晚了。路明非看到伊莎贝尔饱含歉意和看戏的眼神就知道,她肯定把自己熬夜的事儿告诉对方了。接过手机竹筒倒豆子解释,楚子航却老也不吱声。


“唉,”路明非扁着嘴,“要么你骂我一顿吧。”

“……”楚子航被噎了一下,起身打开了旅馆的窗,却答非所问。

“我这两天住的地方是离阿姆斯特丹15分钟车程的桑斯安斯小镇,刚来时候下了点小雨,稠稠湿湿,住在农场里很容易闻到馥郁的芳香,特别是木屋对面一大片郁金香,火红色杂着粉红,很美。隔着几百米外有座几百年的老旧风车,转动起来还有呼呼的声响,很有意思。”

“很想带你来看。”

“这是伊莎贝尔打电话给我之前我的心情。”

“我没有在怨你。”他说完这句路明非终于松了口气,终于可以安心睡了,“我只是在想,我可能确实不太有照顾好你的能力……”

“不不不哪能呢!”路明非吓得一个大喘气,瞌睡都醒了一半,“你这宇宙级别的误会呀师兄我对你老满意了?!”

“你听我说完。”楚子航安抚他。

“我可能现在还不是个太体贴的人,但是,”他俯身下去摘起眼前被光扑洒着耀眼的那朵粉色郁金香,“你缺少的,我会尽力去弥补。”

严丝合缝是最难的,但它不是必需品。你我不是完人,都缺少那么一点可有可无的东西,倒不如你赠我半朝光我予你余下花,最是令人凫趋雀跃,甘之如饴。

“所以嘛,”路明非眼皮沉得不行,越来越小声嘟囔,“你可快点儿回来……”

“回来管管我吧。”

“好。”

楚子航听着电话那边逐渐平稳下来的呼吸声,就着风车呼鸣小声了道句晚安。

过一星期路明非回到公寓里收到封明信片,拆开来满是熟悉的笔迹和明显拙劣又不住让他傻笑的情话口吻。顺带还附上一朵灼放的粉色郁金香。

“阿姆斯特丹的风车和郁金香里都写满想你。”

你知道吗,粉色郁金香的花语—— 

永恒的爱。 

     

03

——
And i know what's your feeling
cause I feel it as well 

 

04

路明非听闻芬格尔要从古巴回趟卡塞尔的消息后仰天大笑一声,无比嗤之以鼻,“就他还敢回来噢?” 

楚子航一旁乖乖拍了拍他的肩,伊莎贝尔表情怪异努力憋着笑。路明非生气地又哼了一声,转头就冲楚子航喊,“不提不提了!我们回去叭!” 

事件原因到底还是他俩刚在一起那时候,商量商量觉得还是先别公开,引起太大波澜终究不好,但主要还是因为路明非太懒应付。 

“得了吧…要是真让他们知道了新闻部第一个就蹲你公寓门口做几个月雕像……诶,你穿这身去?” 

楚子航在换衣镜前照了照,看了看路明非觉得没多大问题,“嗯,情侣款。” 

他俩一个一身黑一个一身白,参加学校晚宴的标配。路明非心里有点窃喜,“想想晚上发言的时候咱俩站一起学生会和狮心会有多拉风…” 

等到了晚宴上他俩站了一个东一个西,楚子航端着杯红酒安安静静站着应付来打招呼的。路明非正痴痴看没多久,新闻部新部长从一旁蹦出来对他说哎呀会长你帮我拿一下这个无线麦好不好我修会儿晚宴要用的话筒…等会儿我再找你拿! 

路明非被打搅气不打一处来,心里头说区区一个小话筒你就打扰我的人生大事!拿了他的无线麦随手揣进衣袋继续观赏他男朋友。 
黑色西装特别贴身,看着穆若清风,恨不得化作片树叶停留在他肩膀,隔着几厘米的距离沉溺。红酒隔着酒杯映在他偏白的皮肤有种诡异的美,让人上瘾还戒不掉。 

路明非上台发言时候楚子航拉张椅坐下来,眼睛就那样灼灼看着他。路明非尽力移开眼神还是差点儿就没忍住,拍下演讲稿就想下台冲向他。 

去他妈的学生会,那会儿他想,这么好的夜晚,我只想亲一下他。 

所以等到发言完毕吃饭时间正式开始,路明非就下台走过去想咬着他男朋友耳朵悄声说句我们偷偷去约会吧,却被几个学生上来就热情地一连灌了好几杯酒,等楚子航走上来解救,他都撑得要头上冒气儿了。 

“现在这几届学生,”路明非走在寂静无人的小道上跟楚子航控诉,“真是太可怕了……” 

“嗯。” 

路明非脚踩着肃肃作响的树叶,抬头看着楚子航被月色照亮一半儿的脸,长长的眼睫投下片阴影,好看得像黄昏时最后一抹日落。心里不免有点蠢蠢欲动。 

这时候礼堂里还有没结束的活动,各个部门轮番做季度报告,轮到新闻部新部长时他走上台鼓囊许久,掏出笔记本就连礼堂的音响,“这是我们新闻部近日采访的几位学生关于部里印象的访问音频……” 

然后人群中冲出一刚一年级的新生,焦急地冲部长喊,“部长你拿错啦!这个才是采访!你那个是刚给路主席的呀!” 

部长一个如狼般凶恶的眼神狠狠地瞟了他一眼,手指还是点开了实时播放—— 

一整个礼堂里人头攒动的学生和老师瞬间停止了交谈,然后听见刚还英明神武站在台上苏到炸裂的学生会主席打了个醉嗝,傲娇又不带一点儿气势地威胁他们狮心会前会长—— 

“你最好快点儿闭上眼睛——我可保不准什么时候会突然亲你。” 

霎那间地动山摇,礼堂里却万籁俱寂。 

然后一声沉闷却温柔的撞击声响,他们清冷高贵的狮心会前会长特别温和地回了三个字—— 

“就现在。” 

“啊?唔——!” 


礼堂里死一般沉寂,直到新闻部新部长一脸无辜把笔记本合上,“哎呀!搞错啦!我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然后人们才终于反应过来。女孩儿们痛哭老公和男朋友是一对儿了的同时激动地抱在一起,“我说什么来着!”男孩儿们瑟瑟发抖的同时还十分庆幸又少了两个情敌……那晚的礼堂举校欢庆,还有不怕死的学生剪辑了那段音频传上守夜人论坛,当晚刷上热门。连几年前那个“SvsA!倾情对视”的帖子都瞬间被挖出来…… 



“真的。我说过了,这两星期的会都交给你开了,我身体不适。” 

路明非有气无力,提到那天晚上就愤恨得提刀想宰了新闻部。新部长还发了封装模作样还颜表情满满的道歉信,字里行间隐约提点,路明非已经恍然大悟。这怕是新闻部怕旧部长走了难以引领学校八卦潮流,特意去问了远在古巴心系卡塞尔八卦的芬格尔前部长,而芬格尔十分善良地提示,“这个学校里的风起云涌啊,你们可以从学生会会长和他的狮心会前会长入手blabla情感纠葛爆点满满呢blabla”。 

于是这两星期他除了楚子航谁也没见,待在家里想等着事情热度过去,左等右等那个音频还在守夜人热门第一名不下来……楚子航也心痒痒,瞅着路明非裹在被窝里,偷偷登上“村雨”的号点了个赞。 

而路明非躲在被窝里,瞟了眼首页,犹豫没一会儿,还是点下了小红手。 

不得不说还是有点开心的,让全学校都知道这人是我男朋友什么的—— 

他俩不约而同抬起头看对方一眼,眼神相撞了又假意移开。 

秀恩爱这种事情,其实也蛮爽的啊——楚子航和路明非如是想。 


05

Jump starting your car cause this city's a bore
Let's ride——

跳入你车里,这城市无你太没趣。
一起启程吧—— 

 

快要日落了时候路明非正打算从学生会回公寓,一个哈欠没打完,手机在口袋里疯狂作响。 

他慢吞吞了伸手去拿。昨天楚子航任务结束深夜了才回来,大衣外套叠在路明非的上面。他今天出门又太着急,一个没留神拿成了楚子航的那件一模一样的情侣款。包括手机也拿错了。 

“睡醒啦——才发现你手机在我这叭?”路明非看都没看一眼直接接起来。 

然后身后正准备散会回宿舍的学生会成员发现他们的会长刚还靠着墙突然一个抖擞站得笔直,“哎…苏,苏阿姨。” 

行吧。他们捂住眼,不得已又一口货真价实的狗粮。 

路明非也叫苦不迭。自从楚子航从荷兰回来,等他脚好了没多久,就请了整半月的假,带着路明非回了趟中国见父母。路明非紧张的要死,楚妈妈却特别古灵精怪,抱着路明非不肯撒手,嘴里还一直念叨,“我儿子拱的白菜也太可爱啦——”之类的话。 

“阿姨是不是眼神不好?”路明非去浴室时对卧室里的楚子航念叨,“我没其它意思啊,就是…她会不会看错人,把我当成怀着几个月胎的大胖闺女啊?” 

“别瞎想了,”楚子航很无奈,推着他往浴室里走。 

“她只是觉得,只要我喜欢的人,那就是最好的。” 

“你是最好的。”楚子航亲亲路明非头顶柔软发旋。 



“说了多久了!叫我什么?” 

“诶诶好,妈,妈。”路明非十分听话,又撒了身后人一大把生无可恋的狗粮。 

“行,行,我回头告诉子航,哎呀国庆会回的啦。” 

他往外走着就发现楚子航的迈巴赫光明正大停在门口,等电话挂了他走上车,十分不客气朝楚子航一靠,“哎呦开会开得我可真是累死了——妈刚给我打电话了,这几星期别接任务啊,我答应她回家陪她搓麻将啦。” 

楚子航一听那两句“妈”就特别开心,嘴角的笑微妙的浮现,“带你去看日落。” 

“怎么这么有情趣?”路明非有点愣,“师兄这不像你呀。” 

“一直都想带你去看的。”他慢条斯理,“其实哪里都想带你去,临到头只想跟你在一起就好了。” 

去哪里无所谓啊。 

路明非甜津津地看着他男朋友。结果男朋友突然一个急转弯,直接把他甩得抱紧安全带。 

“喂喂!师兄你干嘛?” 

“你再用那样的眼神看我,”楚子航正面回答,“我怕我控制不住把你压车座上亲。” 

路明非顿时红了脸,“喂喂大白天开什么车!你昨晚才刚饥渴过呢。” 


日落其实还没开始多久,日头留了一半在半山腰,余光撒下来,不远的小溪流像铺满耀眼夺目的星子,昏黄里闪。 

楚子航停下车,拉着路明非往草坪上坐。 

“真的,我想起那会儿我只身闯龙潭一人过万难把你从那儿抢回来,真他妈魔幻到不行。”路明非喃喃,“要不是我,你还指不定在哪儿捞冰吃呢。” 

“不可思议,”他牵起楚子航的手抚过留下的疤,“我们现在这么好,真是太神奇了。” 

楚子航话溢在胸口,俯身亲了亲他的嘴角,“我最想对你说的一句情话。” 

他靠近路明非红了大半的耳朵一旁,半吟唱半呢喃, “You're the song my heart is beating to.” 

 

你就是我为之心动的那首情歌。  

 

“我爱你。” 








 

06

 

“我也是啊。” 


 

All I need is you—— 








 

Fin. 

 

歌词来自《for him.》和《All of the stars》 
两首歌都听了快两年了啊还是好甜 
结尾有些匆忙!因为这种鬼天气热成狗比我还要去上学…回来改改…… 
希望喜欢! 

评论(19)
热度(211)
©花朝Ayu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