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朝Ayu

山水有相逢。
@一枝花咩哞
一枝花。

【楚路】洋鸟消夏录

短完

00


“好好生活,慢慢相遇。”



 

01

 


太热了。真的太热了。

 


路明非手握着画笔顾不得形象大剌剌靠在背椅上,画纸上还是三个钟头前再没动过笔的青石板巷陌。也没有再画的兴致,颓废地一闭眼,缩进屋檐下,两腿一蹬打起瞌睡。

 

坐在门口也感受得到店里传来一丝的空调凉气。路明非越睡越烦躁,第六滴汗沿着下巴滴下打湿上衣的时候,他正想一个抖擞冲进店里说什么也要蹭杯冷饮喝。脚趾突然传来一点清凉,疑惑地睁开眼,才发现又下起了太阳雨。

 

“哎哎哎我的画儿!”他手忙脚乱去收被晾在屋檐外的画儿,已经被雨点已经打湿了一点,路明非一个着急,腿反是被他坐着的老式竹木椅给绊一脚,差点儿就要亲吻晒得可煎熟鸡蛋的大地老母。

 


是有人拉了他一把。

 

温凉的手还拉着自己手臂,另一只手十分善良地替他把画拉到屋檐下没雨的地方。路明非颇怀感激地抬头看对方,一下就被晃了眼。

 

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白衬衫黑裤,没带着雨伞,被雨淋得头发湿乱了些许,跑着过来的,衬衫领有点没折好。路明非止住自己强迫症发作就想上手的动作,还是没忍住吹了声口哨。

 


难得的人,他想,连狼狈都是好看的模样。

 


“谢啦,”路明非笑着开口,“没带伞来避雨啊?”


 

年轻人点了点头。路明非起身走进店,没一会儿拿出把深蓝色雨伞和杯冰咖啡。

 

“借你。”他大方慷慨,鼻子都要翘起天。

 

年轻人迟疑一会儿,还是接了过来,“谢谢。”

 

但他没有急着走,靠着黑砖白瓦喝咖啡等着雨变小点儿。路明非在一旁收拾画具摆再里点儿,以免被雨淋湿。

 


“你的店?”

 

“哪儿能啊,我才大学呢。”路明非被夹着雨点的日光晒得人都耷拉着,年轻人撑伞遮过来一点,舒服得眯了眯眼,“店主我朋友,特意请我过来装装样子的。现在的小年轻就是喜欢这种文艺范儿,喝喝咖啡泡泡茶,临走了来我这画幅画儿,一举两三得。”

 


年轻人又没话儿了。路明非也不搭讪,哼着小曲儿把画重新展开来,还是没下笔。

 


“画的很好。”他这会儿才说。

 


路明非收获一句干巴巴的赞美,没来由有点小欣喜,咧开嘴笑,“谢谢啊,唉——雨停了。”

 


入夏了的雨是这样,骤然而作,戛然而止。最可惜的是这种小雨实在对炙热的天气没多大用,雨滴在石地板上没两三秒被蒸发得一点儿不见踪迹。路明非伸手探了探那烈光,皱着眉缩回来,“就这温度高的,没点遮挡估计走两分钟头顶就冒烟儿了。你要赶时间那把伞你还是拿走吧,急着走吗?”

 


年轻人顿了顿,似乎在想措辞。路明非见状当机立断打开店门,“你要不急的话——这店虽然不是我的,但请你吃两条老北京冰棍儿还是可以的。”

 

 

 

“就冲我们有缘啊。”路明非笑得看不见眼,被熠熠的太阳照着却像闪着道微小的光。



年轻人进店时才注意到一旁侧放的一小块宣传板,画着不羁的图案,潦草的字体勉勉强强塞进五个大字。

 

 

“李呀李嘉图”。

 

 

 

 


03

 

打那之后楚子航空闲时候倒是特别常去那咖啡厅喝两杯,路明非有时在有时不在,星期中间常在的是个金发有点邋遢的外国人。在的时候也没聊两句,等他忙起来或又有画得完成,他就在店里找个位置坐着,一杯咖啡一下午。


但楚子航已经摸到了规律,像这个星期六他信心满满走到那条巷,还没转角就听见熟悉的声音在打电话。

 


“真的。我人都要化了。”路明非打给在家休息的芬格尔控诉,“我每天看店还得画画儿,你就这么清闲?”


 

“得了您,这店名都是你给取的,我就是个投资商,你不负责谁负责——成了别抱怨了,我继续去睡了啊——”

 


“你他妈——”路明非气急攻心,一个转身想关店走人,回头又看到那个年轻人,一秒转变语气,“你来啦?”


 

“今天画的什么?”楚子航瞟见他的画板,“…西瓜藤?”

 

“嗯,”路明非怪不好意思的,“看画着能不能感觉凉点儿……”

 

“画儿都是给别人画的吗?”


“当然不是,”路明非伸手拿笔去调色,“还有自己想画的啦,凌晨了傍晚了顾客少点儿,整个世界我都可以画。”

 

“挺好的。”楚子航点点头。

 

 

“那些画儿是存放起来吗?”他突然问,“只给自己看?”

 

“我…是这样,”路明非一下有点慌乱,打着趣回他,“正考虑买个密码箱锁起来。”


楚子航突然伸手揉了揉他被晒得滚烫的头顶,路明非手打个颤儿,西瓜瓤的红涂到了瓜皮外边。

 


“天还是很热啊。”楚子航走之前撂下了这句话。

 

 


路明非头有点儿昏昏沉沉,夏天可能要过去了。他打个喷嚏,薄汗沿额间流下来。他伸手拭去,往后一靠躺在竹椅上。慢慢伸手捂住渐红透的脸颊,不自觉抱着膝把头埋了起来。汗再流也没抬头。

 

 


哎靠,他想,我的西瓜估计也红得要炸裂了。

 

 

 

 

 

04


天气是有些转凉了。

 

 

雨开始下得漫长。常常是一下就缠绵悱恻,不在人间逗留一个下午便不罢休。热浪也被打击了些许,路明非每天埋头画画,也没再太多抱怨燥热的好天气。

 

楚子航再来时候看见路明非对着画儿十二分的出神。他走近一看,是他们第一次见他帮忙收拾的那张。画的是青石巷陌,里弄绵延,黄昏时候的几里长街。



“是不是缺了些什么?”路明非歪了歪头。



他看向楚子航,神情那么一瞬的晦暗不清,然后他闭了闭眼付之一笑。转头添上寥寥几笔。



一人一伞,黑发白衣,神祗降临,跃然一个你。



“想明白了。”他笑着说。



“缺了一个你。”

 

 



05



其实我没告诉你的话有好多。我攒了一大把画稿。两根拆了包装融化了的老北京冰棍儿,月亮模模糊糊被云遮挡的晚上,就连大货车轧过马路上那层厚厚的树叶子,飞舞起来都像我第一次见你那天低空下的雨。



全都想画给你。





06

 

 

路明非看到楚子航往外走的时候有点心灰意冷,然后过没两秒他又折过头走近自己。离着两三步,像是要说的话与自己休戚相关。



“我也确实买了个密码箱,”楚子航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但我的信已经满了。它们太重要了,必须寄给某个人看。”


“虽然我对他一无所知,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眼睛笑起来特别好看,冰咖啡也很好喝,画的画儿也很有意思。”


“可刚才我太紧张了,忘了问他的名字。”




“所以——你叫什么名字?”

 

 

 

07

 

路明非最后收到一大叠明信片。每张都是楚子航在咖啡店里偷拍的他。而最上面那封只写了一句话。


“我们要不要试着再相遇一次?”


他看着署名笑了很久,抬头看向还一丝不苟盯着自己的温软目光。

 


路明非冲他喊,“楚子航。”



“我们又遇见啦。”

 

 

 

08

你说,余下的故事是不是适合写在重逢里?




Fin.





开学前最后一个短篇了。

BGM是万青的洋鸟消夏录和Sa的烟袋斜街 都是纯音乐

热情有时候真是可怕的东西 我一个星期搞了四篇楚路 想想都恨不得可劲儿夸自己!(不要脸

啊过两天写个长点儿的有趣的 这天气太热了 故事可就不能写得太枯燥了

希望喜欢!:D

评论(14)
热度(137)
©花朝Ayu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