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朝Ayu

山水有相逢。
@一枝花咩哞
一枝花。

【楚路】星一粒01

-艺人楚×披着饭圈皮的练习生路

-私设多如狗 首章女装路注意 

-设定柳淼淼和路明非是远方亲戚

-甜津津的半娱乐圈中篇可能(挤出微笑


00

忘了要悄声告诉你

心头好是你眼里星一粒



02

入秋了不适合写歌。

路明非终是接受了这个现实。最后一次从钢琴前挣扎着站起,手没留神摁在七八个琴键上发出难以入耳的杂乱噪音,堪比甜冰淇淋配沙丁鱼的无理又恼人。一个翻身倒在侧旁的沙发,没拿稳的几页曲谱像门口枯树的落叶般洒了一地。

接起电话时候他刚从沙发上爬起,朝九点钟方向的床努力匍匐前进,有气无力从嗓子里冒出声儿,“我跟你讲这首歌我憋了仨周了,一个hook都没写完……没事儿也甭找我了,让我在音乐的世界里自生自灭寻找终生吧。”

“楚子航!”对方压根儿没听见他对人世的控诉和生活的失望无助,激动得一点儿不像平日里那个大家闺秀的小姑娘,“楚子航今天下午我们这儿发布会的票我搞到了!狗吗!”

“不。”路明非一口回绝。“远离追星,造就幸福人生。”

“楚子航。”对方强调。

“……”

“短期闭关最后一场发布会。”她循循善诱。

“……”

“可能是你这辈子唯一一次出门坐个公交就可以见你爱豆的机会了呢。”

“……”

“我们银河系壕站怎么能放过这个机会?”

“……”

“狗不狗?”

“……”路明非咬咬牙,放弃挣扎,“狗就狗!”

他一个回旋滚从床头蹦到床尾,眉骨一下磕到了摆放杂物的实木椅,龇牙咧嘴也没止住突然燃起的熊熊斗志。

“明明知道没结果,还是为爱走钢索。”他悲情壮烈地大手一挥,“宇宙天王top站的名号就包在我身上了!”






02

追星这个事情,对于路明非来说实在是意外,纯属意外。

他打小立下的豪情壮志是娶朝比奈实玖瑠做老婆,后来长大了知道不可能就委曲求全想着接近理想型就成了。一直拖到二十岁他靠自己误打误撞的狗屎运和写的几首歌投中了那家小有名气的娱乐公司做练习生,回到家里看到远方亲戚柳淼淼捂着红颊如痴如醉看的视频,刚瞄一眼,天崩地裂地动山摇,整个人都窒息了。

那会儿也才二十出头的楚子航接了部冒险向动作片,柳淼淼看的刚好是那段圈粉无数的预告。白日倾雨里他开着敞篷的迈巴赫亡命天涯,发被打湿几缕贴在额头,举起手里的M901一个转身堕入漆黑无声夜,他睁开眼,赫然一双高贵无上黄金瞳。


还什么朝比奈实玖瑠啊,他一时目眩神迷,老子直接换个理想型得了。



然后他跟也处于癫狂状态的柳淼淼一拍即合,开始追星的正式征途。一路摸爬滚打愣是从一无所知的新人到手握无数私料的饭圈大大,过没两月干脆利落开了个个站,你查行程我扛炮,机场片场不枯燥。凭借柳淼淼千金小姐的有钱背景,和路明非能化腐朽为神奇更何况楚子航根本不用怎么修的调色技巧,没半年就把站子搞得风生水起,粉丝近百万。

站子取名“芒鹿”。听起来文艺又中二,其实据柳淼淼点津,这名儿取自楚子航七八岁演的第一部电影的人物名倒过来。那会儿的楚子航还没那么面瘫,小小的软软乎乎一只,笑起来比手里的草莓棉花糖还甜。路明非补电影的时候总忍不住心跳失控,一个不留神就想鸣号擂鼓告知全世界,妈妈啊我不活了我爱豆他可爱到发光啊啊啊我爱他一辈子!



养成男友系多棒啊,他心满意足地想。




所以在他趁着几个小假期义无反顾废寝忘食连追行程之后,才终于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公司要求交的那几首曲子,他还一首都没折腾出来。那就说明等到所有练习生重新编队比较,他的综合排名没有意外绝对会下降。

跳舞不精外表也不算一等一的路明非只有唱作算得上长项,表面衡量,比他更有潜力更能圈钱的练习生只多不少,听小道消息年前公司准备出一只组合的预备队役,要是公司没看上他反倒有意让路明非为他人作嫁妆,那才是最不得已的。路明非苦于第一次感到追星的穷苦悲痛,痛下决心认真练习,争做先锋。




“所以这是几点的票伐?”路明非没一点儿违背学习理念的羞躁,眼闪光芒望向柳淼淼。

“那个…路明非啊,”柳淼淼皱着半边眉,“其实我叫你来是因为我实在去不了,下午有场辩论缺席不得。但是我又约好了人——就是那个id‘给楚子航数睫毛’你记得吧?好几次联合应援她都一起呢。所以——”

“……我不见啊我不见啊我饭圈号是女号啊我一二十出头小伙儿怎么见人啊?兴许过没半年我写的歌就火了呢?”路明非瞬间怒目圆睁,一脸底线不容侵犯的正气,“不用想了,没可能的。”









“……”

半个小时后路明非站在发布会场门口,提着裙角货真价实地怀疑人生。

“办法又不是没有,”他想起柳淼淼之前一脸“你就放心相信我的技术叭”的凛然,打开小公主衣柜扔出几件衣服,坐回梳妆台边打开化妆包边说,“到时候我就跟睫毛说小樱花今天喉咙不舒服说不出话,你只要带着口罩安安静静拍照就行啦。”

柳淼淼最终掏出她的粉底,露出天使的微笑。

“是不是很完美?”





完美个大屁眼子,路明非面无表情看着柳淼淼笑着跟刚见面的睫毛聊天,张口就是毫无破绽的胡话,“樱花她今天喉咙不舒服说不了话,你多担待啦。”


“哦哦哦小樱花姐姐!”面前的女孩儿看着自己一脸惊讶,“没想到樱花jj这么御姐!又高皮肤还白!眼睛真好看!跟微博画风是两个人吧大兄弟,芒鹿站子果然都是有钱貌美的追星女孩儿……”


路明非低头看了看自己一双女文青必备的白球鞋,遮得住脚踝的藕粉色长裙,白色的内搭长袖外加一件宽松的浅牛仔短外套,活脱脱一个大二大三的年轻小姑娘。

……如果忽略柳淼淼花了半小时打的底化的橘红色眼妆……还有披肩的棕色长发…和遮在裆前的帆布包……

虽然不想承认但其实还蛮好看的,他扯了扯脸上的渔夫口罩,心力交瘁,心想纯朴如睫毛jj估计永远想不到本有钱貌美的追星女孩儿其实是某猥琐怂笔的废柴男孩儿……

 

 

 

痛定思痛后在场地外大汗淋漓晒了整整两个钟头才进场,看到他心心念念的楚子航乖乖巧巧坐在高脚凳上瘫着脸打招呼,路明非凉了半天的心终于再沸腾起来,扛起大炮开始使劲儿拍。

 

 

 

“接下来——就是大家最期待的互动环节啦。大家拿起手中的票,右上角都有一排数字。大家看看哪位的数字能跟我身后银幕上的对得上呢?”

 

 

 

主持人说完一段令人紧张的BGM就在场内响起来,路明非十分放心自己的非洲人血统,心不在焉拿起票看了眼对了对屏幕上的数字。

 

 

Boom——

 

 宇宙爆炸吧好不好?

他拿着的票不禁患了帕金森,颤抖的双手表现出主人这一刻的难以数计的窒息无奈!那两段完全对得到的数字此刻已在路明非眼里化作明日的饭圈头条,只要他上台并开口——

 

 

“震惊!圈内某知名壕站前线小哥哥竟是楚子航对头公司某女装癖练习生!”

 

 

 

 

 

 

“哎呀,”路明非反应迅速,一个起身把票扔给一旁懵逼的睫毛,手指了指肚子,又指了指外面,努力压虚了声音,“上厕所!”

 

 

等他跑出了大厅才听见睫毛震惊癫狂的大叫,“啊啊啊我的票啊啊啊啊!”

 

 

 

你可要记得我的大恩大德啊。路明非欲哭无泪。

 

 

 

 

 

 

 

楚子航结束了场内互动后趁着休息时间想上趟厕所,工作人员有点为难,私人休息室不知怎么用不了,他倒无所谓,转身去了最近的一个公共,反正活动没结束,这会儿也应该没什么人。

 

 

 

才走到厕所前他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像是谁在翻着东西,还打着电话。


“所以!”路明非面对镜子一脸崩溃,“这个妆到底为什么这么难卸啊?”

 

 

“哎,”柳淼淼听着居然有点儿欣喜,“不会脱妆阿?持久度这么好?”

 

 

 

“这他妈不是重点!我现在还在男厕所呢等会儿说不定就有人来了,你让我怎么办!”

 

 

 

路明非衣服刚换回正常,假发还披着,乱了些露出本身的棕色短刘海儿,橘红色的眼影被白净脸蛋衬着无比明显,他可不想再经历一次类似的尴尬,却没带卸妆水束手无策。

 

 

 

 

 

 

“…妈的!”他听见开门的声响,“有人!”

 

 

 

 

 

 

路明非警惕地回头想去关厕所,可惜为时已晚——

 

 

 

 

 

刚进来的年轻人明显有点儿发愣局促,盯了披头散发化着网红妆的路明非十来秒,还是选择退回两三步,抬头确认了一下是“男厕所”的牌子。

 

 

 

 

 

“……”

 

 

 

 

“……”

 

 

 

 

 

“…需要帮忙吗?”来人最终友善地开口。

 

 

 

 

去你妈的大西瓜,路明非闭上眼祈祷着世界末日,不愿醒来接受这个惨痛的事实。

 

 

 

 

 

 

 

老子还是脱粉叭,他看着眼前的楚子航想。

 

 

 

 

 

 

 

TBC.

柳淼淼ooc出天际了我的错之后改改 可是要有人来当助攻啊助攻!

评论(29)
热度(170)
©花朝Ayu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