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朝Ayu

山水有相逢。
@一枝花咩哞
一枝花。

【楚路】立了个秋

 ◆校园paro 竹马竹马

可以当作 宠爱  一系列


昨天发了半天发现没打TAG蠢到重发...




00
 
 
 
“当你在穿山越岭的另一边,我在孤独的路上没有尽头。”  
 
 
 
路明非半个身子趴在被太阳晒得暖哄哄的玻璃窗口,委屈得像个孩子似的皱起半边眉头,伸出手给楚子航擦汗一边幼稚地唱了一句。  
 
 
 
 
“知道吗,今天立秋啦——”  
 
 
 
 
 
 
 
 
 
01
 
 
 
太他妈痛苦了,八月份还要上学太他娘见鬼了。  
 
 
 
 
 
 
路明非热到快要人间蒸发,班上同学都串班离开,他学着小区里下棋的七八十岁老大爷大手大脚瘫在座椅上,把一旁芬格尔的位置也给占了,还是没有凉个一分半分。  
 
 
 
“真的,”路明非看着去蹭教师办公室空调失败被赶出来的芬格尔,内心没有一丝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挣扎没用的,我们身为高贵的五楼人民,天台底下就是我们坚毅挺拔的身躯,饱受煎熬就是我们伟大的义务责任。”  
 
 
 
芬格尔:“……可我还顺了块西瓜。”  
 
 
“……”  
 
 
“冰冻的,可甜了,班头儿刚买的中间那块儿瓜心我第一口就抢到了。”  
 
 
路明非:“……我掐死你!”  
 
 
 
他蹦起身去抓芬格尔的一头乱发,芬格尔一个转身躲过去,“谈你的恋爱去!不下楼找楚子航专找我茬儿干嘛?”  
 
 
 
“你可拉倒吧,”路明非一下蔫儿了,“我俩的红线都要被太阳晒化了。”  
 
 
 
 
 
 
高三开学后路明非刚看到分班表就想厥过去。在树头下乘凉了两年,一直呆在一楼舒舒服服过夏天的日子太迷醉了,上学可以不用死赶慢赶火箭发射一样比别人多跑四五楼,抢饭堂总可以成为全校最早见到食堂大妈的光荣小伙子。  



 
 
“他妈的,我被分到了五楼,”路明非捂住眼睛,感到无力回天,“应试教育害死人!楚子航重点班的全调到一楼去了,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就这天气,爬一楼我都嫌热。”  
提起这个路明非到现在也十分惆怅,“我还没好好感受美好的早恋,就要异地了。”  
 
 
 
 
“现代校园虐心耽美剧,新牛郎织女。”芬格尔煞有其事,“您可拉倒吧,早不后悔干嘛去?你看人家赵孟华跟陈雯雯,甜蜜蜜一起考进文尖班,夫妻双双把书读。”  
 
 
 
 
路明非一手握住芬格尔大腿死命捏,“嫉妒使我……”  
 
 
 
 
 
“冷静!路兄冷静!”芬格尔吃痛着转眼瞧见窗外就拼命喊,“楚子航!你媳妇儿杀人了嘿!”  
 
 
 
 
 
“哎呦,”路明非听着悠悠地转过头,“楚兄今儿个终于来看我了啊?”  
 
 
 
 
 
 
楚子航一听就知道他对象还在装模作样闹脾气,默默地叹了口气。  
 
 
 
 
 
 
 
 
 
三十八九度的天,学校偷偷摸摸从七月份就开始补课,连空调都没得开。路明非又坐在墙角,风扇能吹过风来的仁慈等同于班主任改卷时施舍过的分数,不存在的——  
 
 
 
所以当他每次兴冲冲跑下五楼找楚子航,又气喘吁吁恨不得手脚并用爬回去的时候,心里都在默念分手必须分手,学霸男友要不得要不得。  
 
 
 
 
 
“你想想,”路明非掰着手指做小学生数学,“我一天上下学就要爬二十层楼。又有仨节下课赶得上去见你,一天就为了你多爬了三十层!”他振振有词,“三十层!什么概念!多么感人的爱情!”  
 
 
 
 
然后楚子航摸了摸下巴,严肃认真,说要不你别来了。天天来你学习也没有主动性,还累着自己。  
 
 
 
 
路明非一听老委屈了,撒娇不成反被批,对象情商有点低。甩甩袖子第二天还真没下楼,换成楚子航来了。  
 
 
 
 
 
 
 
 
“当你在穿山越岭的另一边,我在孤独的路上没有尽头——”路明非狡黠地又唱了一句,等芬格尔捂着眼叫嚷“又他娘秀恩爱”一边自动滚出了教室,他才走上前去捏捏楚子航热到泛红的耳朵,“懂我的心情了吧?还不要我来找你?”  
 
 
 
 
“懂了。”楚子航点点头,食髓知味。趁着没人把头埋进路明非肩窝里,“想着别让你太累,又不习惯看不见你。”  
 
 
 
 
路明非正想告诉楚子航自己正出了一身汗,肩头传来一丝黏黏糊糊,他低头揉了揉,发现楚子航也热的出了可多汗,头发丝都黏在一起,斜刘海撇起来完全没问题,他搞弄着,“客官想三七分还是二八分啊?试试中分说不定是个高冷大美女。”  
 
 
 
 
“别闹了。”楚子航无可奈何,“散散步吗?”  
 
 
 
 
“下课就十五分钟大哥,”路小公主撇嘴,“这都五分钟了。我们要把眼光放长远,运用灵活能动的思维,结合实际解决问题。”  
 
 
 
“……你想说什么?”  
 
 
“我们去小卖部叭!”  
 
 
“哦,不。”  
 
 
“为什么!”路明非第一百次跟楚子航开始对于有关小卖部的有益与否的辩论。  
 
 
 
等他们的话题从“小卖部辣鸡食品不健康”跳到“不如放学买两杯一点点去图书馆坐坐”换到“晚上吃什么我不要再吃没有鸭爪啃的夜宵了”,终于,路明非反应过来,拿起厚厚的必修往桌上一拍,“等会儿!我们到底还去不去小卖部!”  
 
 
 
“你可以去,”楚子航十分冷静,“现在离上课还有三分钟。”  
 
 
 
“……”  
 
 
 
路明非:“我恨!”  
 
 
 
 
 
 
竹马争吵最高境界,恭喜正方楚连胜一百局。  
 
 
 
 
 
 
“等会儿数学课认真听,”陆陆续续有同学回班的时候楚子航站起身,揉揉路明非头发,“你已经问了我四回倒序相加了。”  
 
 
 
 
“……”  
 
 
 
“还有中午来的时候不用等我,教室多媒体坏了,我得早点来班开门。”  
 
 
 
 
“……”路明非心里又念叨一句对象是班长实在太多事儿,抬头还放句狠话,“信不信我迟到给你看!”  
 
 
 
 
“……”楚子航沉默很久,最终还是躲不过良心的考量,认真诚恳地回答,“我信……”  
 
 
 
 
“……拜拜嘞您,”路明非还是很有自尊心,服气地转过头,“好走不送。”  
 
 
 
 
 
 
 
 
 
 
 
 
 
 
02
 
……说到底人还是要吸取教训,知道自己点儿背就不要老爱立flag。  
 
 
 
路明非蹲在竹林里瑟瑟发抖,看着前方的教导主任欲哭无泪。  
 
 
 
 
高三教学楼侧旁就是一大片竹林。从校门口一直延到后山的地理园,就几米宽,但一到夏天里长得郁郁葱葱,风吹起来路明非就想起童年稻田里的稻草人,晃着掉叶儿,落到头顶。  
 
 
 
 
 
闲来无事坐这儿小憩一会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路明非两点四十分从围墙外翻进竹林时候坦坦荡荡这么想,当他第一眼瞟见出差了好几星期的级长他妈的居然跟教导主任狼狈为奸狐假虎威在教学楼门口巡查抓迟到,膝盖一下就软了。  
 
 
 
 
 
运气可能因为泡楚子航都泡光了,迟到了几近半个钟的路明非觉得人生无望,刚蹲在几棵粗壮点的竹子根下,四周的蚊子就开始嗡嗡嗡嗡跟这位新朋友玩儿捉迷藏。  
 
 
 
 
 
“我委屈……”路明非喃喃道。气着楚子航结果还真忘了调闹钟,起床时闹得鸡飞狗跳又忘了拿校章,迫不得已翻墙结果还得在这儿呆到领导走…偏偏今儿领导责任心爆棚,俩人在教学楼面前头头有道指点江山,望着一群群祖国栋梁眼神坚毅颇有大将风范,上课铃打了还不走,拿出笔记本就训那群迟到被抓的学生,开始爱的教育。  
 
 
 
 
 
 
“改明儿了就能考清华北大了似的……”路明非挠挠手上被咬的第五个蚊子包,咬牙切齿。  
 
 
 
 
 
“……哎我错了,”他突然睁大眼睛看着刚从老师办公楼里出来的身影,“明儿就考清北的料也还是有的。”  
 
 
 
 
 
 
老子男朋友呀!路明非自豪又感动,蹭着往前就想站起来跟他打招呼,憋着劲儿冲他对象使眼神抛媚眼!奈何楚子航还是一心向学,抱着叠作业本没给路明非看到个正脸就往教学楼走……  
 
 
 
 
“行了,就这样吧,”路明非看着获救的唯一希望越走越远,一根飘逸的头发丝都不留给他,“人生自古谁无死……”  
 
 
 
 
 
路小巫婆愤恨地闭上眼在心里把小楚精灵抓进糖果屋里夹进面包作三明治,扒光衣服撒上甜腻腻的白糖,柔软的头发可以裹进些芝麻,动嘴前还可以涂些奶油……  
 
 
 
 
 
 
“明非,”小精灵的声音这时候无奈地响起来,“在这就别睡了,容易被蚊子咬,起来。”  
 
 
 
 
路明非迷迷糊糊才想起自己还没把楚子航牌三明治吞进肚,十分不满足。抬眼看见三明治隔着不到十厘米距离看着自己,眸子在光下照着有些发浅,纯粹温和得像蛋糕上闪闪发亮的糖霜。  
 
 
 
 
 
“哎领导呢?!”路明非差点蹦起来,“我他妈真迟到了好不容易躲半小时别现在被抓了!”  
 
 
 
“已经走了,”楚子航没去拉他,自己蹲下来。  
 
 
路明非抬头看着他,“你哄走的啊?”  
 
 
“嗯。”楚子航点头,在路明非看来跟邀功一样。他挠挠鼻头,还是没忍住好奇,“那你……怎么哄的呀?”  
 
 
 
“……”  
 
 
 
“哎得,”路明非双手合十,接受不了楚子航太过近距离的美颜暴击,“当我没问,当我没问。”  
 
 
 
 
楚子航没接话,盯了路明非几秒上手捏他脸——  
 
 
“诶诶别一来就动手动脚啊,”路明非伸手去拿下楚子航的魔爪,反被对方十指相扣。  
 
 
 
“你这里,”楚子航指着刚刚捏的那块儿,一字一句,“被咬了。”  
 
 
 
“………什么玩意儿?!毁容了没有?!”  
 
 
 
“没有。”楚子航还有点意犹未尽,“这样比较可爱。”  
 
 
 
“……虽然在小竹林里师兄你还是克制一下奔放的心情在教学楼前做个拘谨严肃的三好学生。”  
 
 
 
 
唠着闲路明非拍拍屁股就想拉楚子航从竹林里出来,瞅着校道上空无一人,他突然把楚子航更拉进竹林径直到最里面,把对方压在墙上就亲下去。地上铺着的一层厚厚的竹叶发出簌簌的声响,清脆鸟鸣,掩盖了两个人暧昧厮磨的夏季日。  
 
 
 
 
 
 
 
 
 
“所以……”路明非大胆踩空无一人的校道上,挑没摄像头的地方和楚子航手牵手逃课,“今天立秋了哦。”  
 
 
 
 
楚子航歪过头用眼神示意他讲下去。  
 
 
 
 
“就不告诉你。”路明非笑着把他拉近咬耳朵。  
 
 
 
 
 
 
 
 
 
 
 
 
 ——如果能把云朵和光都装进行囊,谈笑奔袭的日子里走了这么久,夏到秋,雨到晴。你手上的茧只我认得,我眉头弯起的角度你最清楚,久而久之就会想,这种事,是不是天生就存在的呢?  
 
 
 
 
 
 
 
 
03
 
 
 
都一样啦。  
 
 
 
 
 
 
 
“喜欢立秋,尤其因为你。”  
 
 
 
 
 
 
 



 
 
 
FIN.  
 
 
 
 
 
 
 
 
 
 
一篇私心很大的文(。  
掺杂了很多我最近的日子。开学一下每天上五楼对我这种懒人真的蛮难适应的,还要下楼去找对象:)不如分手  
那句歌词就是他见我时唱的 虽然也就是字面意思啦  
翻墙是真事儿 不过我比明非惨点 我被咬了八个(。努力微笑告诉自己要当个亲妈 毕竟男朋友没有楚哥靠谱只会笑出猪叫乐乎乎算我身上的蚊子包... 
这篇校园也还是傻白甜hhhh我可能就适合傻白甜了……  
行了叭我又要去开始今天爬楼梯的光荣任务了 希望喜欢!  
 
 
 
才发现跟宠爱不一样这篇同龄设定……  
 
 
 
 
 


评论(24)
热度(243)
©花朝Ayu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