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朝Ayu

山水有相逢。
@一枝花咩哞
一枝花。

【楚路】暗恋师兄是一件不可告人的秘密

特意到生日这天转!我爱水!今后猪猪狗狗也要一直相亲相爱哦亲亲

白水从来不乱嗨:

>>现代学院paro


>>竹马设定 




糟糕听歌产物 我流吐槽慎入 表面上是路→楚 其实是喜闻乐见的双箭头和吃醋梗


爱情都是由误会开始系列


推荐BGMhttp://




圈猪 @花朝Ayu 






时光穿梭我们不在左右,只在彼此其中。






 


>>>




路明非有一个秘密,既然是秘密,所以理所当然地所有人都不知道,但另一个方面来说,他肚子里那些花花肠子却所有人都知道,除了楚子航。






路明非的床底下,只能用脏乱差这三个字形容,有外卖的塑料盒子,没洗且发愁了的袜子,酸奶的空瓶子和几打没喝完的啤酒,卷了角儿的科幻小说和美少女抱枕,用他的话美其名曰地来说这就是宅男的浪漫啊。


但这些东西都分布在地板的右半边,左半边意外的整洁和干净,只放着一个笨拙但看上去神秘兮兮的老旧的大箱子,上面很干净,没有蒙一点灰,看上去是经过精心打理的样子。






芬格尔端着雪花啤酒晃晃悠悠地靠了过来,“你怎么又在擦这个箱子,里面到底是什么宝贝让你这么爱惜?”




路明非头也不抬地继续仔细地擦着箱子,“说了你也不会懂得,这是秘密。”




“切,装什么神秘。”芬格尔不屑,坐在床边。






路明非拧干帕子,将箱子又仔仔细细地过了一遍,再把地板上的水擦干净就又把箱子放回了床下。他有些低沉地耷拉着脑袋,随后起身,“反正指不定哪天就扔了,还有你他娘的赶紧从我床上起来,你裤子这么脏就往我床上坐。”


芬格尔一听更加得寸进尺地整个身子躺上去,摆出一个大字的形状,“你们基佬的心思真难揣测,话说我们今晚吃啥的?”




“点外卖?”路明非起身拍了拍手,撒干净灰尘。




芬格尔翻了个身,脸上尽写着不满,“不是我说,咱都吃了三天外卖了,多少顿没见过荤的了,你到底能不能行了啊?可乐鸡翅你吃吐了没有啊,我给你说可乐可是杀精的东西。”




“我这个月还要还花呗啊,我才买了eva的手办,一穷二白你看着办吧。”路明非有些无奈地反驳。




芬格尔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捂着心口皱眉,“哎今天就便宜你一回,哥我带你下馆子去,小路子你赶快收拾一下准备出门去!”




路明非一喜,立刻蹦哒起来,“得嘞!”






路明非从凌乱的衣柜里翻出了几件体面的红格子衬衫套上,他一边穿着鞋一边骂骂咧咧,“我他娘的又不是去和妹子约会,干嘛穿得人模狗样的陪你一个大男人出门?”




芬格尔一听不乐意了,“别忘了今天是我请客啊,看你跟楚子航出门可不是一个样嘛。”芬格尔笑嘻嘻地打趣他,颇有点冷嘲热讽的意味。




“你别和我提师兄,搞得我心烦意乱的,你除了哪壶不开提哪壶没别的能耐了是吧?别墨迹,天都黑了一半了。”提到楚子航,路明非明显显得有些不耐烦。










>>>




走在灯红酒绿的CBD区里,路明非整个人都清醒了似的,难得他穿一身体面的衣服来繁华而且美女如云的闹市区,虽然再华丽的衣服也还是盖不住他一身屌丝味儿,但他偶尔也想拉风一把的。




他和芬格尔在以平均一分钟和十个美女擦肩而过的速度在酒吧一条街上晃悠,路明非拍了拍芬格尔,“吃饭走错道了吧兄弟?”




芬格尔面色发红,表情猥琐地捉住路明非的手,“别怕,师兄带你见识点世面去,你品品刚刚走过的那个妹,这腰这腿,你到底在犹豫什么!”说着他还做出拥抱世界似的傻逼动作企图引诱着路明非。




“你别他妈搞笑了我可是正直的五好青年,我唯一一张三好学生的证书还在我床头柜里呢你不信自己找…别闹了,吃饭才是正经事儿。”路明非别过头眼神有些闪躲。




“哎哟我说你至于为楚子航守身如玉么?”芬格尔靠在一间清吧的玻璃门上坏笑。




“你别瞎扯,这和师兄没关系…这是原则问题。”路明非佯装着正气地板着脸和芬格尔说话,其实他的内心还是很虚的,指不定芬格尔再怂恿怂恿他,他经不住美女的诱惑就屁颠屁颠地跟着人腿后面栽进去了。




芬格尔沉默了一会,随后往清吧里飘了一眼,他做出夸张的吃惊相,揉了揉眼睛又朝里面看了数十秒,最后直接以一个非常诡异的姿势扒在玻璃门上窥视着里面。


路明非一把把黏在门上的芬格尔扯起来,“公共场合你别丢人,实在要看我们进去看…”话还没讲完他便被芬格尔捂住了嘴,路明非奋力挣扎着,“你他妈绑架是不是...唔…”




“别闹,师兄我这是在为你的终生大事着想,你看看这里面那个帅哥像不像你家楚子航?”


听了这一席话,路明非一边训斥着芬格尔一边也凑上去观望,“我告诉你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师兄那种六根清净的苦行僧怎么会来这种奢华荒淫的地儿…我瞅瞅看,你过去一点。”




“我当然也知道楚子航是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衣的主,可说他骨子里是个闷骚的风流种也说不定啊…”芬格尔大气地腾出位置,老气横秋地教育着路明非。




“你少拿你那套人生哲理吓唬我,师兄是什么样的人我能不清楚吗,他要是能来酒吧找小姐你都能上树…”




“别趁机占我便宜好么…你最近变得很狗啊师弟。”




“滚一边儿去,你挡着我了。”路明非一脚踹开芬格尔,自己扒在门上,活脱脱像一个见了香蕉的猴子。




“哇靠...”




除了弱弱地吐出一句这样子的话来,路明非不知道现在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里面真的坐着楚子航…和夏弥。




“这只少是个好消息…楚子航虽然来了酒吧,但他至少没找小姐只是和夏弥在约会而已。”


芬格尔很贱地插了句嘴。




哇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可喜可贺啊!祝你们执子之手,白头偕老,或者是早生贵子?




不过节奏好像太快了些,但长长久久之类的客套话还是要说的吧,路明非不禁开始歪歪了起来,想着楚子航以后抱着一个肥头大耳的胖小子他就不禁噗嗤笑了出来,随即脸上的笑容又马上凝固,最后渐渐消失。




路明非痴呆呆地以一个很屌丝的姿势立在门口,神情微微有些呆滞,他似乎真的看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里面还真的坐着他的师兄楚子航,并且穿一身西装很有点禁欲系男神的意思,对面理所当然地坐着学校里的校花之一…和路明非同一级的夏弥同学,毕竟她是楚子航的绯闻女友嘛,不过这点到底是她还是苏茜还有待争议。




不过不论绯闻对象是谁,校花系花级花班花?哪怕是最普通的那种脸上有雀斑带方框眼镜梳马尾的女孩子轮过之后,也不会排上他的号吧。




芬格尔用手用力地在他跟前晃了晃,但路明非并没有什么反应,他朝着这家名为fall in love with you的充满着浪漫情调的酒吧又走了一步,就差一步之遥,他就可以跨进门槛,进到里面了。


但是他就这样停住了,只是扶着门一直发神,目光飘忽不定地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他在这个角度,可以很清晰的看见两人谈论着什么专注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夏弥那双清澈明净的眼眸在为数不多的几盏小灯的照耀下变得更为明亮了起来,她低垂着头,睫毛闪动不停,眼里仿佛有明星几颗,真是美到爆。


或许是因为喝了些啤酒还是因为害羞的缘故,她的脸微微发红,嘟起嘴来像个顽皮的孩子,她就这么含情脉脉地盯着楚子航,楚子航倒也不回避,继续接着刚才的话题。




在这种充满情调的气氛下,光影朦胧,情景暧昧,此时还超衬景地放着一首讲述男女之爱的英文歌曲,凭借路明非那半吊子的英语说平,只能听出一个大致内容。




就是一个很平淡却幸福的小故事,大概讲的就是帅哥和靓女从小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互相暗恋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烂俗故事,听了这首歌的题目似乎就能猜到结局了,一切都这么顺理成章,再大的阻碍又奈何不了这天造地设的一对儿,郎才女貌呀。




仿佛这天时地利人合,论人论景,哪怕配乐也必须讲究,缺了哪一样都不行,这可能就是所谓的一切都刚刚好的爱情吧。






只不过衰仔心里很苦涩。




他能怎么办呢?难道说威胁夏弥你不把师兄让给我,我有一箱子师兄小时候的傻照,你不让给我我就发布出去让他丢脸?


扯淡呢?




其实这是件值得庆祝的事情啊,楚子航这朵冷淡且八婆的高岭之花终于有了正主,免得学校里那些花痴女想入非非,也包括自己蠢蠢欲动的傻逼念头。


更况且女方还是什么都一流的小龙女,这样在人意料之中的消息,却也足够霸占一周校园里的论坛头条了。




而且路明非作为楚子航的发小兼师弟,应该由衷地为楚子航感到高兴,这是个值得拍手叫好的大好消息啊,这种喜闻乐见的金童玉女设定的主角最后终于走到了一起什么的,很和谐啊。




当然他也还可以是楚子航的朋友亦或者是校友,但唯独不能是路明非所期望的那种关系。




他现在觉得自己像一个跳梁小丑...呃不,是一个傻乎乎的木偶人?一厢情愿地演出了一场关于数十年暗恋却无疾而终的苦情独角戏,真是渣爆了这种剧情。


整个舞台上只有他自己一人在那里自导自演咿咿呀呀地,舞台下也空无一人,从始至终都只有他痴痴呆呆地自言自语,就像,哦不就是一只败狗。




不过其实也拖楚子航的福,他这些年也过得很不错,楚子航不论从那种关系上对他来说都相当的仁至义尽,多亏他,路明非这些年才很少受人欺负,生活也顺风顺水地被罩着,还有个喜欢的人可以意淫。






芬格尔实在有些看不上去了,他搂着路明非的肩膀低声道,“说不定毕业后你作为楚子航的发小,还可以很荣幸地作为花童出席他们的婚礼,诺诺和恺撒念结婚致辞,什么见证了他们惊天动地的爱情之类的,而我呢就负责承包一桌人所有的猪肘子…”




“你够了吧…花童可是儿童啊。”说完这句话似乎费劲了路明非所有的力气一般,他整个人都焉了下去。




“你可不就是儿童吗,师弟看来你对自己的认识还不够清晰啊。”芬格尔也并非是想说风凉话,他只是想开点玩笑活跃下这僵硬的气氛,谁知道说得路明非越来越难过。




“儿童…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路明非这才醍醐灌顶般地从失神的臆想世界脱离出来,被一把扯回现实。




恍然大悟后,他试图使自己稍微冷静一点,把在酒吧所看见的事情捋了一遍,才能勉强进行思考。




仔细想想,儿童就是这样的吧。会心心念念的喜欢一个人,哪怕很有自知之明地清楚这段感情的可能性为零,却还要坚持,固执己见地很好地做到老师最爱说的“只要努力就会成功”的二逼观念。




就好比小时候的时候大家都会痴迷某个漂亮的女明星或者动画女主角,从家的大门口到房间里的书桌都贴满了她们性感的海报,床上会放她们的抱枕,“不抱着她睡觉不最后看她一眼我压根睡不着”什么之类的。但其实说不定某女星数年前早就和现实里的公子哥或者富二代隐婚了,抱着孩子热炕头了。而动画的女主角还没和男主角在一起之前他们就为爱鼓过掌,且情趣play的那种也不一定。




最后剩下的,就只有他一个衰仔在角落里偷偷意淫。




在成长这一过程中,喜欢过的一些人或事物都会在不久之后嗤之以鼻,认为当初的自己很幼稚,却也不懊恼,只是单纯的觉得很傻逼。


比如你渐渐发现这个女星其实花边星闻有很多私生活也不太检点,这个世上没有圣人,归根结底大家都只是滚滚红尘中很渺小的一部分,所以身上都不可避免地有着缺点,久而久之这种美好的形象就不复存在了,似乎所有的人都是这样。




可总有人可以笨拙地坚持认为自己喜欢的就是最好的,并且一直认不清现实不离不弃。这种人一般很念旧,现实生活中缺乏爱和安全感,社交障碍很严重,心里很小又空旷,被几个人填满后,如果落出来一小块,就没法再填补,再重新组装。




失去了一些东西,就感觉心里空落落的,且很多东西都无法填满。因为很多东西一旦失去,却不能再回到没得到之前的样子了,所以路明非手足无措,他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再将其抓得更紧一点,再紧一点。




这种情况简单来说就是傻逼透顶的表现。








但在这一刻,他好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且想放手了。现在,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又被生活再次欺骗了。




搞没有搞错啊,开什么玩笑,一定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师兄这种理工男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情调的清吧里,还是和夏弥。路明非一瞬间觉得自己很无力,这种感觉很快蔓延到全身,毕竟他认识楚子航十来年了,打小家就住一块,同一所小学、初中、高中直到现在大学,他见证了楚子航十年之久的光辉历史,包括他的饮食习惯和作息时间路明非都了如指掌。




他就这么看着楚子航零碎的黑发长过眉毛,遮住眼睛,又剪掉,再长长。




不过这么久以来,路明非还真没见过楚子航有过女朋友,搞得最后他都要快怀疑楚子航是性冷淡了。不过现在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但他发现自己似乎从未了解过楚子航,尽管他在楚子航身边呆了这么久,连他的内裤全是黑白灰这三个颜色都知道。




只不过路明非现在开始开始反思,可能他们之间的这段年少确实是无可替代的,而重要的是这段时间,并不是特定的人,似乎换作其他张三李四,故事的结局都是一样的。




好像他只不过是足够幸运恰好撞上了这个点儿,在他没认识这个世界时抢先认识了他,就像无赖一样霸占他到现在了。




但是这些年,路明非也没干什么实质性的事情,瞒过最大的事儿,充其量不过是他暗恋楚子航。其实他觉得已经扯平了,因为他觉得楚子航欺骗了他,其实楚子航什么也没干,只不过看着他穿着正装流连在灯红酒绿之间,就觉得很陌生,他的鼻子和嘴都是自己认识的,却又不认识。




他就像个浑身赤裸的呆瓜站在冰天雪地中,将自己交代得一干二净,所有的秘密都被暴露在空气中一览无遗。




他一度怀疑其实楚子航也能感觉到自己喜欢他,只不过装聋作哑耍他罢了,但他觉得其实楚子航是那种很直接的人,心里有什么话是会告诉你的,后来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而楚大少爷穿着秋裤和羽绒服,吧唧吧唧地吃着烤鱼一脸面瘫地盯着他。




其实楚子航压根没这么猥琐…




只不过路明非实在找不到贴切的比喻来形容今天这种乱糟糟的剧情,他现在对人生很迷茫。




废柴的一大特长其实是破罐子破摔吧?








>>>




“你傻站着干什么,进去啊。”芬格尔推了把路明非。




“你说我们这样合适吗?”




“妈的,我们是来喝酒的,理由正当好么,你会去搅人的春局还是砸场子?给你十个胆你也做不到,所以你到底在担心什么?”芬格尔觉得路明非太过优柔寡断,有些气急败坏了起来。




“行了行了别吵了,你问我我就知道么,进去就进去。”




路明非内心本来就有些矛盾,被这一激更加不耐烦。他拍了拍自己的脸蛋,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个时候千万别犯啊路明非,如果这个时候丢脸可就是要命的事儿了,随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像是背水一战的架势。




“放松点啊你不是去干架的,我们再叫十个混子都打不过你师哥啊。”芬格尔用力地拍了把路明非的背,气又被呛了出来。




“靠,我能不知道吗,你别拍了你是想我英年早逝吗?”








Fall in love with you,10:31,A市。




“二号桌您点的四打冰啤酒和巴黎香榭,请慢用。”




“谢谢啰。”




“喂喂喂可是你拉我进来的,你现在要喝果茶?”路明非有些懵。




“你的目光不能长远一点吗,我要是喝醉了谁送你回家,哼哼,还是你师兄我想得周到吧,是不是比楚子航这种靠谱很多?”芬格尔得意洋洋起来。








六号桌。




“诶你看说曹操曹操到啦,你家小师弟这不就来了,放心吧,我很靠谱的!”夏弥俏皮地吐着舌头,拍着胸脯保证。




“你确定?”楚子航对这个结论持有怀疑态度。




“他现在和一个男人来酒吧喝酒……”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啦,误会是爱情的开始啦开始。”




“我很有经验的啦你放心,以前高中追我的男孩子有好多,还有的直接在黑板上表白我哦,总之好好把握吧。”夏弥挎着包准备起身离开。




“这和我追路明非成功的机率有什么关系吗?”楚子航有些不解。




“都说了是你自己迟钝啰,我们所有人都知道,除了你。”夏弥从包里掏出伞,外面开始渐渐飘雨。




“什么事情?”




“秘密。”夏弥做出一个“嘘”的手势便径直走出了门,高挑的身影没入雨夜。








秘密?楚子航有些不解。




他认识路明非十多年了,这些年来,路明非对他一向坦诚,还有些依赖。遇见什么事路明非一般都会第一时间告诉自己,寻求自己的帮助,包括借钱和别的事情,他从不怀疑路明非对自己的信任。




难道路明非谈恋爱了?今天和他一起来的那个金发男人么,楚子航微微皱眉。他是个情商和智商成反比的人,绝好的桃花飘他身上都纯瞎了,并且面瘫对感情认知迟钝,一旦怀疑什么就会往八杆子打不着的地方去想。




最好别是这样,楚子航想。








>>>




路明非抱着酒瓶,打了一个嗝,“师兄,你说,你对同性恋怎么看?”




“什么什么怎么看,这种问题别问我,其实你师兄我的恋爱经历很单纯的,感情问题你要咨询你亲爱的师姐呐,她可是从幼儿园就开始谈恋爱了。听说她最近去美国度假了,现在打过去那边正好中午,什么帮失恋的小弟开导安慰一下也是理所当然的吧,这很正常,去吧师弟!”




“得了吧...嗝,如果我打过去她正在和老大约会,回学校后我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路明非抱着酒瓶瘫着,把整个身子都嵌在了巨大的沙发中。




“别担心,师兄可以拍给你看啊,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她要是和恺撒在约会你就说呀不好意思打错了师姐886!”




“哇真是烂爆了的借口,你哄三岁小孩呢,老大好聪明的…”




“那你当我放屁咯。”




路明非低头想了好一会,打了个电话过去准备向陈墨瞳咨询自己的那点破事儿,他在思考怎么开始这个难以启齿的问题。




师姐,你对同性恋怎么看?




太傻逼了好么,气氛完全尴尬到零度以下。




那…师姐,暗恋自己的师兄兼发小正常么?




扯淡吧当然不正常啊自己为什么要明知故问??




……








“师姐,听说你去美国了,在那边怎么样?”路明非努力使自己的声音显得像平常一样。




“挺好的啊,我现在在划船,打电话给我又是什么烂摊子要我出马啊?”诺诺的口气很轻松,看上去心情不错。




“和老大吗?”路明非有些紧张地说。




“和苏茜啦,恺撒他今天一大早就出门了。”




“哎我也想在湖上泛舟看美女诶...嗝,师姐我问你…”路明非听到这个消息,一下子放松了下来,也不再掩盖自己喝醉了这个事实,况且他什么能瞒过诺诺。




“路明非你醉了?说吧到底是什么事。”诺诺答应得很干脆。




“我觉得我喜欢上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




“那你是在为了爱而不得的某个漂亮女孩买醉啰,呀长大了呀路明非。”




“师姐你别调侃我成么,差不多吧…”




“好了好了不逗你玩了,你说楚子航啊。”






这不是一个疑问句,而是一个肯定句。




“我操,师姐你怎么会知道,芬格尔这个狗我不会放过他的…”路明非有些惊慌失措的样子。




“哦,好吧。我还以为所有人都知道,除了楚子航?”




“什么什么别人都知道,师姐你别乱说,别人都知道我还怎么在学校混啊?”




“这有什么大不了,校园网上不有芬格尔帮你压着么,而且换做谁都觉得没戏,也就不拿这个开你玩笑啰。”




“……谢谢师姐,再见。”






没关系,其实这事儿楚子航不知道就行,只要正主不知道,他就可以继续这场见不得光的暗恋,哪怕结局无疾而终。




“妈的,我玩完了…”路明非抱着酒瓶哀嚎。




“你玩蛋呢吧,要不你发短信问问你师兄?”芬格尔根本不屑于理他。




“我问什么?师兄你知道我暗恋你么?你不知道我就继续了?”路明非张牙舞爪地演示着什么,表情夸张。




“你旁击侧敲地试探一下楚子航又不会要了你的命,你有没有点脑子?”芬格尔敲了敲桌子。




路明非听了觉得有点道理,便打开了手机点进了短信。他和楚子航的最后一次消息记录是上个星期天,他给楚子航说了一些杂七杂八的废话,都毫无意义,楚子航只是回了两个字,晚安。




「师兄你知道那什么事了么?」




过了几秒,他就得到了回复。




「什么事?」




楚子航在这间清吧的另一侧皱着眉,路明非这是要告诉他自谈恋爱了的事么,他觉得自己没必要,也不想知道。




「就…那个事,你懂么?」




路明非有点小忐忑,可能不止一点。




「那个事?」




还没等到路明非回复,手机又叮咚了一声。




「你谈恋爱的事?」




我操,我哪儿谈恋爱了,师兄你管那叫恋爱么,这叫暗恋啊暗恋,你这不还没答应我吗,哪儿能成,充其量算我单相思你吧,路明非在心里默默吐槽。




「没…也不算吧。」




「不算?你特地告诉我就是因为这个?」




路明非有点懵了,自己暗恋楚子航不就跟他有关系呗,他想来解释一下挽回一下他俩十几年的发小情谊,这也不行么?




「我只是想解释一下,没别的意思,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路明非有点怕了,他怕楚子航一气之下就不理他了,他们这间十几年的感情都做了废。楚子航以前给他买冰淇凌吃,给他补习函数和方程的功课,一起走过的操场抄过的作业,现在回想起来竟然和一个男生认识十来年竟然没有一起喝酒打牌吃过火锅,妈的这段感情果然从一开始的发展就怪怪的么。




「你和我解释什么?你有必要和我解释么?」




楚子航有点怒了,他觉得自己是喜欢路明非的。但他本质上是个对爱情和女人都缺乏了解的人,更何况一个男人。他觉得自己喜欢路明非有段时间了,不知道是从哪里开始。




可能几年前还在高中的时候,一个冬天,路明非拽着他嚷嚷着要去欢乐谷玩儿,他就默许了。黑夜下的游乐场灯火通明,摩天轮转了一圈又一圈,月光零零碎碎地洒下来映照在江面上,也洒进路明非的眼眸里。


就像里面有星星一样,他那一瞬间就觉得路明非头发棕棕的,脸白皙,却被风吹的有点通红,平时打游戏的时候傻呆呆的,性格有点不合群,很狗腿,但自己能照顾他。


路明非用手捂着脸,时不时呼气,白色的气体飘在夜空里,楚子航愣了愣,那个瞬间他觉得路明非彻头彻尾就是一个很孤单、安静的小子,总是总是在逞强,在谁面前也不会卸下伪装,他很想成为那第一个人,但他不知道怎么说。




现在路明非谈了恋爱,对象是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他到底想干什么?


但又想想,他自己一直把这份感情隐藏得很好,路明非大概只是单纯的想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自己,想到这里,他又很无奈。




「你说吧…」




「嗯...师兄你没生气吧?我真没想过什么的,我发誓。」




路明非用了句号,他很坚定。他虽然暗恋楚子航,但他绝对不是流氓,什么一边意淫楚子航一边打飞机这种事情他真的没干过,他觉得那样太害羞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楚子航有些不解。




「没什么啊,我就是想说,就算我喜欢你,但是我们还是像以前那样啰,该干嘛干嘛,我真没二心。」




……




「你不是要给我说你谈恋爱了的事么?」




「我谈什么恋爱?没你一个准话我充其量算暗恋好么…你别扯淡了师兄。」




「我以为那个男人是你的交往对象。」




「芬格尔?就算世界只剩下我和他两个人我也不会考虑这件事儿好么,搞没有搞错,合着你们玩我是吧?诺诺、芬格尔都是,连师兄你也是,我给你解释了那么多,我不就是傻子么…」




发完这条消息他倒头就趴桌上了,路明非很委屈,他现在面子没了,人也没了。他现在觉得自己又傻不拉几一个人了,茫茫人海里,别人都五颜六色,就他一个黑白的,没有可信的人,更没有人会伸手拽他一把,也更没有人会在意他。




「我没有玩你,我喜欢你。」




路明非满脸通红地倒在桌上,咒骂着芬格尔出的馊主意。




“快看啦,有你师兄的新消息。”芬格尔提醒他。




“我偏不看,看了也没好事儿,看了我们之间就结束了。”路明非继续趴着不动。




芬格尔掰开路明非的手,把手机拿了出来,“我帮你看,你就趴那儿吧!”路明非见状赶快蹦起来,准备把手机抢回来。








>>>




“我没玩你。”芬格尔顿了一下,继续说,‘我喜欢你。”




路明非一拳揍在他脸上,“我喜欢你妈,快还我,不还我就装醉不给酒钱!”




“尼玛,老子帮你读短信你还揍我,你还想赖账了我手机给你扔水里好么?”芬格尔推开他,摆出一副绝不退让的样子。




“我靠,你还给我…”




“什么,你读什么?短信,是师兄的短信么?还是什么垃圾app又发广告短信了?”路明非怔住了。




“楚子航啊楚子航啊,傻逼。”




「你早点儿说啊,白苦我那么久...他们还都说我没戏,笑我来着。」路明非强忍住激动的心情,尽量平静地说着白烂话。




「我知道了,我送你回家吧。」




「好啊好,我想吃楼下的冰棍了。」






“芬格尔你可以滚了,酒钱我付啦,明早记得帮我带早饭,豆浆不要糖!”




“见色忘义的东西…”
















FIN






然后芬格尔就在豆浆里倒了一罐白糖。




我别是被同人耽误了的小言文手




粉丝快到两百了 那大概国庆会发1-2篇文 如果到了200fo就会发两篇 给fa猪的生贺+一篇浪漫的刀(X


就提前通知一下^ ^



评论(1)
热度(278)
©花朝Ayu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