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朝Ayu

山水有相逢。
@一枝花咩哞
一枝花。

【维勇】星火 1

星火 1
-黑帮首领×高中生设定 21岁和17岁的恋爱故事 有私设 HE 中长篇

00
“后来我想起那天晚上无故温柔的月色,你停止哼唱那奇腔怪调的歌曲,抬起头冲我笑。我背对着你冲着不知名的街道,什么东西在我脑海里叫嚣烙印,叫我不要忘记这疯狂。”

“那是你眼里的星火。”


01

仲夏的夜晚最不缺的就是热闹。

匆忙打开的医药箱不小心碰倒了桌边立着的相框,血腥和消毒水的混合怪味儿开始弥漫在空气中,没关紧的窗户时不时能透进不远处几声慌乱急促的脚步或故意压低的密语丝丝。

汗滴在眉睫。眼前引起这种情形的元凶还浑然不自知地闭眼打着哈欠,勇利放下手中的棉签,无可奈何地腹诽,到底是什么人啊。
 

“包扎好了。”勇利把绷带再拉紧了些微后开口,眼前青年半褪的白衬衫被左臂的伤染红了些许,瞟了眼露出异国文字的衣服标牌,勇利半犹豫半疑惑,“那个,你的衣服穿不了了吧,要不要...” 
“啊,不用了。十分感谢。”

 

开口却是标准的日语,明明就是个俄罗斯人吧,真是奇怪啊。

该怎么形容呢,惊心又奇妙。

 

 

 

 

 

 

二十分钟前胜生勇利还慵懒地躺坐在床上思考着周末与披集的写生,父母家人都出去度假后剩自己一个人真是闲的不得了。把计划表放回书桌,伸个懒腰把自己扔回床就想投入梦乡。眼睛将闭半闭之间,一声尖锐枪响划破寂静深夜,勇利被惊得从被窝里弹起,伴着突然嘈杂混乱的人声脚步声响,不得不匆忙穿好拖鞋,掀开窗帘一角往外看。

平日里舒暖和气的街道染上了阴沉暗涌的色彩,拐角处冲出一个低头闷跑的高瘦青年,昏暗路灯下映出的银白发色更是吸人眼球,衬衫左臂透出块夜幕也笼垂不住的暗红,身后不远处随即跟着乌泱乌泱十几个人,手上或多或少拿着的刀械更令人心惊。

一眼了然,是黑帮——
以勇利日常平淡的性子只在同学充满向往羡慕的交谈里听说,活了十七年还没真正碰上过。不过,也太不寻常了吧,县里最混乱不堪的街离住所隔了整整三条街以上,也没见过会有谁过分地跑来其他地方闹事——短暂的枪击声又响了起来,胜生勇利慌忙把窗帘放下。该怎么办?

总之那个青年现在跑到哪了——勇利小心翼翼把窗帘再次掀起,刚刚还在路中央的人未现而踪,其余人像是在拐角处也跟丢了,分散着向四处搜寻。

松了口气,眼角余光习惯性往下瞟,自家院子门边草丛前似乎隐匿着个阴影——

是那个人?!

 

要,救他吗?

还用抉择吗。勇利拉回窗帘,轻手轻脚跑下楼,手刚放在门把上,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般正准备开门,身旁却传来细微声响——


客厅窗户不知什么时候被打开了,微凉冷风徐徐吹进,那人半坐着,一手扶着窗框,崩了两三颗扣子的衬衫上方露出副精致锁骨,略失血色的双唇正些微地喘着气,银发微乱,月色刚好从他身后映照过来,他用那双熠熠狡黠的湖水蓝盯着自己然后开口——

“能稍微,打扰一下吗。”



一瞬间像无所遁形间被什么击中了内心,着迷的让人移不开眼。呼吸一滞,对方却直直从窗框上跳下来,意料之外——



崴到了脚。









母亲从小教导的“不要以第一印象评判人”也没什么不对嘛。胜生勇利合上医药箱,看着眼前还在喊“你家地板真的太滑啦要不是我筋骨柔软能掰回来可就糟糕了啊”一边瘫倒在自家沙发上的某不明物体仰天长叹。


这样的人,和黑帮扯上关系的概率是——?


“请问——”
“总而言之,实在是十分感谢你了。”话音未落不明物体就从沙发上起身,转眼间仿佛角色切换,嘴角含着抹困顿意浓的微笑,“你可真是个好人但——”

“……?”

风吹慢慢推开了窗门,窗台上的枯叶连带愈演愈烈的烦嚣声响滚落而下。


“可惜我不是。”



松开手中医药箱时胜生勇利才反应过来对方手刀无声迅速地劈向了自己后脖,看不见他的正脸,半边刘海从他脸颊轻柔抚过,一只手似是搂住了倒地的自己,另一只接住了下落的医药箱,抿成一条线的薄唇无声地一张一合,好像在说“对不起”。还有一句认知外的——


“Спокойной ночи”


勇利最后望见的是那双深幽如渊的湛蓝双眼。

“晚安。”

TBC.

日更/隔日更!
希望看得开心www

评论(14)
热度(209)
©花朝Ayu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