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朝Ayu

山水有相逢。
@一枝花咩哞
一枝花。

凌晨六点

生贺短篇

00
“你见过凌晨六点的雪吗。


我是说。刚好开始下的时候。还没来得及降落到空旷的街道的时候。你会不自觉地跺跺脚,朝空气中鼓起腮帮呼出口热气,成功打出今天的第一个哈欠。追随着半空中被风吹落至肩头的雪的眼睛,明亮的跟施了发光咒似的。我伸手抚下飘落你发梢的第一片雪花,你眉梢带笑,嘴角咧到红透的双耳,回过头怔怔冲我笑。然后你开口——


‘嘿——告诉你个秘密——’”






01

2001.12.24

雪还是没停。


连下了好几天雪的俄罗斯像铺了块绵厚却寒冷的白色地毯,深浅不一的脚印在上面比比皆是。凛冽风雪好似要钻进心房,绑起长发露出的一小截洁白后颈不禁被吹的都起了鸡皮疙瘩。十二岁的维克托忍不住再裹紧了些身上的灰色围巾,大踏步向前走去。




尽管只是平安夜,圣诞节的气氛却早已洋溢着包围了整个城市。铺满鹅卵石的大街小巷摆放着装点好的圣诞树,挂上一个个玲珑精致的糖果和未知的小礼物,顶上放上个透着暖橘光芒的小灯泡,温和的光映照到沿街对面的小咖啡馆,平滑的玻璃橱窗上投出自己的影子。不经意向玻璃反光里看去,眼角又出现了熟悉的身影。忍不住回头望去。


 


那人穿的还是那套圣诞老人服。明显略大的圣诞帽斜斜地趴在头上,露出一边耳朵和半缕黑色柔发,带着一副蓝黑边框的眼镜,因寒冷哈出的热气化成雾缭绕在上面,看不清他的双眼。嘴上方还粘着片纯粹搞笑的胡子,站在街心中央可真是显眼极了。

又是他。






“怎么又是你——”维克托沉默半晌,细长的眉毛略显无奈的皱起来,看着年轻的圣诞老人一步一步走向自己,脸上还挂着不明意味的傻笑。




“平安夜快乐维克托。”
“这话你今天说了第三次了。”





圣诞老人闻言倒是不好意思般挠挠头,嘴里扯着“刚刚滑的好吗”之类的闲话,被冷风吹了一路的脸颊更显红了,跟今天早上第一次见面时没什么两样嘛,维克托想。




02
一大早上的时候维克托就出门去了滑冰场练习。还没到到滑冰场门前,就看到一旁公园侧站着个装扮好的圣诞老人,硕大的胡子几乎挡住了他的半张脸,却依稀能看出对方是个白净清秀的年轻人,拘谨地站在那,不停东张西望望着谁。


才六点呢——公园有什么活动要这么早开始吗。




是刹那间的事。圣诞老人转过头看见了维克托。像蜜蜂碰上刚盛开的鲜花,脸上的红晕如日落时的暮云浮现,蹬蹬蹬向自己跑来——





“好久没见长发的维克托了啊,可真是太可爱啦!”
“????”









03
从上午跟到现在——
“所以说——你叫什么名字?”


“让我想想——你可以叫我小猪——”


“……好名字。”


“噗。”圣诞老人没忍住,一下笑出声来,“什么嘛,维克托从十二岁开始就是个抖s吗。”



满嘴难以理解的话的异国人——维克托不假思索下了定论。他漫步在天色愈渐黑暗的街道,身后是沉沦暮色。





“不急着回家吗维克托?”


在发现遇到的圣诞老人对自己有牛皮糖般的黏性后,维克托就干脆任他跟着,反正看起来也不是个坏人,还有点——莫名的熟悉感?


“不急。我父母常年不在家,慢慢来就好了——”
“那…要不要跟我走?”
“…什么?”
“好像拐卖小孩一样啊,”圣诞老人笑起来,没粘紧的胡子几乎要掉下一大半,“我是说——平安夜,我带你去游乐场玩玩吧——”






04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


“我说什么来着——叫你不脱掉圣诞老人装去鬼屋哈哈哈果然成重点攻击对象了吧?”从鬼屋出来后维克托被心灵遭受了重大打击的某猪排饭逗笑的面色绯红,呼吸罅隙间都流动着畅怀的心情。


“别提了……维克托你明天的比赛——”
“…你怎么知道有比赛?”盯着圣诞老人半晌,“啊我知道了,你该不是在滑冰场旁听见了吧?”
“……是这样没错…”


“你要来看吗。”维克托抬头,流离的眼神在圣诞老人身周瞟。
“……”圣诞老人从地上起身,“我啊,其实真的是圣诞老人哦。”


“只存在24小时,到明天的凌晨六点,我就该消失啦。”
“切——”维克托扁扁嘴,“类似的童话你不说我都听过几百篇了。”



“你阿。”圣诞老人半笑着,伸手揉眼前孩童的柔软头发,绑好的头发散落大半,维克托挥着手上前,却被圣诞老人拿下半大不小的圣诞帽盖住,眼前顿时一片黑灯瞎火。




“圣诞老人要休息了——你也是,”嘴角余调带着淡淡的叹息,“还想见我的话,我会等你到凌晨六点哦。”



“喂,等等——”维克托一把扯下还带有暖意的帽子,眼前却已空无一人。



“我的…圣诞老人,吗。”



雪停了。







04
还没有人这么开心的陪他游玩。

 


凌晨五点十。维克托躺在床上一夜未眠。

 


父母忙于工作,自己自小便爱上花滑,哪怕还小,也要为达到自己想要的境界不断努力,其他的都不需要太多。不会为不关己的闲琐小事浪费时间,这才是他应该做的。





可那个人,尽管只出现了一天,尽管素不相识,尽管满嘴奇怪的话,却有种奇妙的感觉萦绕——




他是谁呢?


 



是谁呢——
秒钟滴答滴答在响,维克托掀开床被,穿好鞋子风衣外套,不顾开门的响声吵到了隔壁家还未睡醒的狗汪汪的叫声,冲向了滑冰场。





我来见你了。







05

你见过凌晨六点的雪吗。维克托想。

 



刚好开始下的时候。还没来得及降落到空旷的街道的时候。想见的那个人不自觉地跺跺脚,朝空气中鼓起腮帮呼出口热气,成功打出今天的第一个哈欠。追随着半空中被风吹落至肩头的雪的眼睛,明亮的跟施了发光咒似的。十二三岁的年纪尚且懵懂,伸手抚下坐在圣诞树旁的圣诞老人发梢的第一片雪花,他眉梢带笑,嘴角咧到红透的双耳,回过头怔怔冲着维克托笑笑。然后开口——



“嘿——告诉你个秘密——”







06
“你的名字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未来的冰上王者。”

 

“你会得到你想要的所有,成为花滑界的金色徽章,获得所有荣誉与傲名,不负你的所有。”

 

“像锋芒万丈的勇将,你会成为许多人的理想前进的方向,包括…我。”

 

“再后来你会碰上那么一个人,至少的那么一个人,你们互相教会了彼此‘life and love ’,是彼此温暖的所有来源。”


 

“所以——”

 

“比赛加油。”

 

“圣诞节快乐。”
“生日快乐。”
“记得遇见我。”




 

最后一阵风吹来,黏了一天的胡子终于被吹落,露出了一直想见的脸庞。那双棕色明眸比圣诞树上的暖橘灯泡还要亮,带着星星的锋芒。他笑着,说出最后一句——




 

“我是……胜生勇利。”






 

07

凌晨六点了——


入冬后胜生勇利总是在六点左右醒来,刚好就能看到下了没多久的雪。



这个梦——
还真是,难以忘怀呢。



勇利望了窗外没多久,身后的人嘟嘟囔囔的也动了动,他转过身,刚好就对上维克托迷茫间半睁的蓝色瞳眸。



“早上好。”
“早上好勇利——”



维克托半惊讶的看着自己刚睡醒不知为什么就开心得笑个不停的男朋友,好奇的问,“是梦见了什么吗?”



“啊……是秘密。”



维克托从床上坐起,一手拉着勇利连带坐起。没拉紧的窗帘透出一缕冬日的和暖阳光,映照到两人的小指头上,双手不经意重叠——这样的时刻最适合亲吻。



“圣诞节快乐还有——”
“生日快乐。”


 

 

我最爱的你。




END.



很急又状态不是很好写的不好 有私设 也不知道能不能看懂…想想还是发出来 

祝大家圣诞快乐节🎄🎅🎁
祝我们维恰小天使生日快乐!!!能和你相遇真是太好了!!!





评论(1)
热度(42)
©花朝Ayu
Powered by LOFTER